制造谣言的成本未必比辟谣更低

通过孟繁永

制造谣言的成本未必比辟谣更低

之前的舆情研究中,总是会得出一个结论,一个谣言往往传播很广,从数据上来看,辟谣的消息反而弱势,似乎辟谣比造谣更难。

这个难要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就要比较造谣和辟谣的成本,而不是简单地忽视造谣的成本。

谣言和辟谣都是一种信息,信息在传播时是不是可以归纳出一种叫做信息传播动力学的理论出来。我查了一下,还真有这个理论,似乎已经到了可以建模的水平了。

那么造谣和辟谣就都包括创制信息和传播信息两个阶段的成本,当然两种行为之间可能也会产生交叉迭代的影响,咱就不展开了。

造谣和辟谣除了都有成本,还应该都有效益。减除成本,还可以算出净利润。当然,这都是相对两种行为的主动行使者而言。

按说,造谣和辟谣的净效益应该是动态平衡的,有人靠造谣吃饭,有人靠辟谣吃饭,但总的来说,大家都有饭吃,只是吃的饭档次不同。

造谣和辟谣假定也符合市场规律,稀缺的净利润高,那么当谣言相对较少的时候,造谣者就可以获得更多净利润,谣言多了,当辟谣稀缺的时候,辟谣者就可以获得更多净利润。

当辟谣越来越多,谣言相对少了,造谣者就可以获得较高净利润。

造谣和辟谣都是一门生意,消费者是大众,生产者是精英。

花自己的钱造谣/辟谣的是平民,花大众的钱造谣/辟谣的是领袖。

关于作者

孟繁永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