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知识的流量

知识的密度

知识的生命周期

汽车涉水应急气囊解决方案

使用场景:城市突发积水、野外涉水等 装备: (1)快速充气气泵,建议每分钟100L以上,最好能到200L,按车自重一吨到两吨粗略计算,充气需要十分钟,最好为充气泵单独准备应急电源。 (2)橡胶气囊两个,直径0.6m以上,长度4.5m,中间可以用橡胶布连接在一起,也可以用绑带连接,布置在汽车两侧。 使用: 首先应将车窗打开或两厢车打开后备厢门,避免气囊充气后车门无法打开,造成无法逃生。 以最快的时间布置并充气。 以上方案仅为理论方案,未经测试,不对该方案造成的任何后果负责。 成本: 快速充气泵估计需要500元以上,普通充气泵每分钟50L,充气需要20分钟,时间有点长。 气囊估计在500元以内,目前暂时没有现成的产品。

又来了shimuFun的兴趣

为了女儿的暑假安排,也出于一直以来的兴趣,特别关注了一下木工手作。可是,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城市里拥有一个可以无扰玩木工的场地。 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方案,尽管纯手工,排除电动工具是一个途径,但是那不是我的兴趣的,我又不是为了练手艺。我的目标是把实木与电子结合一下,或者是实木物联网。 尽管大陆也能零星看到一些木工坊的创业新闻,但至少目前还没有普及到像跳舞画画那样,满大街都是,家长们也愿意花钱去带孩子学。如果你有什么好办法请留言。

从博客到微信公众号的倒退

wordpress用了很多年,最早开博客是在中国教育网,攒了很多课件。那时候最火的还是各种论坛,但论坛很乱,自己又很难混成版主,也自己开了很多自建论坛,聚不到人气。后来转到博客中国,这也是很多同代人的路,再后来,公共博客平台就不行了,原因不说,开始用godaddy自建服务器搭wordpress。 早期的时候百度对wordpress这种独立博客站点的收录还可以,后来堕落到不行,以至于我逢人就修改他的浏览器默认设置为必应。在微信公众号火起来之前,各家门户网站的博客我都开过,但都是当备份,决不在上面写原创,后来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对的。但微信公众号这个莫名奇妙的产品只有到我偶尔当了专门做这个平台的大数据的公司才有所了解,其实内心里一直很难想象,人们是如何被逼入一个墙角,才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平台来发布自己的观点。 从另一种角度看,微信公众号的兴起是和舆论管制的收紧同步的,百度可以不收录一个独立博客,但这个独立博客依然存在,当一五一十挂到之后,要么不写,要么选择微信,而在微信上,帖子可以被删而毫无痕迹,大概也只能在前供职公司那样的数据库能够找到内部存档。

远程工作,4年

原文:Working remotely, 4 years in 作者:Julia Evans 翻译:谷歌翻译 我住在蒙特利尔。4年前,我决定为位于旧金山的一家公司开展一项远程工作。当时,我担心它不会奏效 – 我以前从未远程工作过,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在3个月和8个月后,你可以看到我在这个博客上挣扎着。但是 Avi(采访我的人之一,远程工作的人)相信我这是一个合理的尝试,而且我可以看到它为他工作,我真的很喜欢所有采访我的人,所以我决定给它一个镜头。 它解决了。从各方面来看,它显然并不总是100%完美,但远程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伟大的职业生涯。我从同事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且能够做一些我为之骄傲的非常酷的项目。所以这里有一些关于我认为对我有用的想法。 像往常一样,这不是建议,我不是说你应该远程工作。我只在一家公司(Stripe)完成了远程工作,而且我只有一个人(甚至在Stripe中的其他遥控器也会有不同的经历)。 关于远程工作有什么可怕的? 当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我发推文: 现在已经工作了近4年,并正在考虑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说什么会有用? 我得到了一个非常热烈的回应 – 超过一百人回答了有问题的推文!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尝试回答一些这些问题。 我敢打赌,人们如此好奇的原因在于,远程工作是一个巨大的可怕的飞跃,也是很多人对潜在的兴趣所在。我认为我得到的问题大致可以分解为3种关于远程工作的担忧: 个人心理健康/生产力问题:我会感到孤独吗?在家工作时我会过于分心吗?我能保持良好的工作/生活平衡吗?旅行会影响我的个人生活吗? 做好自己工作的基本能力:我会错过办公室里的对话吗?沟通将如何工作?人们会忘记我的存在吗? 职业发展:我能为真正重要的项目承担责任吗?我能升职吗?我可以成为领导者吗? 我将以相反的顺序来谈论这些 – 我最不想说的是“我会不会孤独”,因为虽然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有时候这对我来说是一场斗争,但从人到很多人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除了“离开你的房子通常是一个好主意”:) 远程工作有什么好处? 在我们进入远程工作的挣扎之前,让我们谈谈一些好处! 两个主要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 我能够生活在我想要的地方(蒙特利尔),并拥有我想要的工作。旧金山的科技公司一般比蒙特利尔的高科技公司付出更多,因此在SF以外居住的时候为SF科技公司工作非常棒。 其他一些好处: 我对我的工作环境有很多控制权。关闭Slack并关注它是相对容易的。 我基本上不必设置4年的警报。 整个公司都有一个很好的遥控器社区。我已经认识了很多美好的人。 我可以从另一个城市/国家工作,如果我想(像我去柏林6周在2016年,它是不是破坏性的,尤其是因为我的队友2当时生活在欧洲)。 我生活在一个略微偏移时区(提前很多人与我共事的3个小时),这样我就可以轻松完成工作之前,任何人都开始工作。 我们来谈谈职业发展 这是来自Twitter的问题! 我认为阅读关于职业发展的经验(促销,指导)会很棒。我听到很多远程开发者的说法,他们大都接受这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也很想知道你的指导经验。 在远程工作时,我不止一次晋升,指导实习生,领导大型项目,做出重大组织变革(我去年重新编写了工程阶梯),为新开发人员讲授入门课程,并从很多方面学到了很多东西梦幻般的人。我不是经理,但我现在的经理很偏僻,我认为他的工作很出色。 我认为这对我有效的主要原因是我在一个有很多遥控器和非常好的遥控器支持的组织工作。其他一些帮助我的东西: 沟通很多。(写很多电子邮件!有很多1:1的对话!也许过度交流!​​) 在各个团队中保持良好的人际网络 有很棒的远程角色模型能够激励我,并告诉我,我也可以在远程工作的同时获得成功 有很多人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来帮助我取得成功❤(当我可以的时候我试着付款) 你如何远程向同事学习? 我在一个拥有大量真正优秀人才的公司工作。我担心因为我远程工作而无法向他们学习。我不认为这是真的(我学到了很多!)。 然而!在远程工作时,我认为你必须更有意识地与你的同事建立关系。如果我没有明确地决定与某人交谈,那么我很可能从不会与他们交谈。(就像我没有机会在办公室偶然遇到他们)。 以下是我从更有经验的人那里学到的3种不同方式。 方式1:每周与人见面1:1。 一种非常有价值的模式是 – 每个星期/年与1个人(在我的团队中)每周1:1会面,并从他们那里获得关于我目前正在工作的任何建议。在这种关系中,对我来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会不断投入工作/从事我的工作 –

2017 09 20青年論壇 最狂教授 李錫錕 獨立的Power 我的人生我做主

中国大陆的朋友请自行寻梯子,这个视频是youtube的。午间讲座很受益的一则,向大家推荐。很奇怪评论里那么多的不屑,也许他们的灵魂已经很自由了,祝福他们。

域名迁移完毕

十年前,在一个叫国数的网站上注册了几个域名,因为注册费相对便宜,后来越来越没有什么优势,服务也没多大改进,远远被阿里云收购的万网差很多。本想迁到阿里,但是这家公司比较忌讳同行吧,一直拖着不想给办。 最近深感网络监管的渗透,不如直接迁到国外,反正空间也在godaddy上,这样,域名也都迁过来虽然多花点钱,倒也安全了。跟那家公司一说,果然比较痛快的答应了。 于是,将所有国际域名迁入到真正属于国际互联网的地方,算是赢回了一点自由吧。 今天是7月17号了,刘晓波先生逝世四天了。记得夏俊峰被执行死刑的时候也有类似的心情,无奈,继续苟且的活着,尽管物质生活还不错,但时时袭来的各种制度成本也总提醒这个扭曲的地方总是埋着一种需要变革的力量。巴巴爸爸快出生了吗?

晚间一小时

吃完了晚饭,九点多了。聊了太多正经的事情,有点累了。回到尚科的院子里,北边的天空正在电闪雷鸣,从我们的角度望过去倒是有几分景致,用手机拍了一段发朋友圈。坐进车里,点开滴滴,接了一个北京西站到晓月中路的顺风车,不过乘客的电话打不通,所以打算走丽泽路,路上再打,一直没打通,到了最后一个可以去西站的路口,还是决定过去,兴许像上次一样,是乘客的手机没电了,正在找地方充电。 一直到了南广场,依然没有打通,经过平台拨打,无损取消了订单。又接了一个从西站去新里程肿瘤医院的,也是打不通,取消。出来快到三环,接到一个电话,是后一个乘客的,经三环匝道下去绕回去接了他。一个邯郸的男人,老婆在新里程肿瘤医院看病。送到了,没收钱。 回家已经近十一点,老婆裹着睡衣来开门。 5000字作业还没完成,打开MacBook Air继续写,Chrome里出现一个很好看的logo,七夕,不过,今天怎么是七夕呢,查了才知道是日本的七夕节,对中国人民来说,七七,可不是那么欢乐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