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生活

通过孟繁永

诡异的房车旅行家

研究了两个月的房车,发现在国外还算比较普遍的家庭房车旅行,在国内几乎不存在,以驾驶五菱房车的up主为例,宅叔、小七、大熊,都是单身汉式的旅行。当然,C型车的up主比较多,但同样很难找到家庭式的旅行者,似乎唯一一个能在网络视频中见到的是北京某高校老师的三口B型车。

房车在一般人概念里是上百万的超级奢侈消费,不知道其实二三十万就可以出行,同时,有孩子的家庭几乎把所有周末的时间都安排到了补习班上。第三个原因是,即使有了房车,似乎又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以北京为例,周边除了海坨是宣传中一个房车停靠地以外,似乎就没有适合房车夜宿的地方,当然,野宿也没有问题,但对于家庭出行来说,这增加了很多不确定。

我算了一下,目前的条件下,以北京为中心,周末活动范围几乎只能是环京100公里以内的区域。只要涉及到出京,就要忍受返程的时候,要经历几个小时的堵车待遇。以至于北京市届以内的公园甚至任何一个河边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都人满为患,而到了冬天,就想不到有什么可以户外玩耍的地方,太冷。

通过孟繁永

从无线电到房车

上半年的时候,最怕的是断网,一断网就焦虑。

下半年的时候,最怕的是出京,出京容易进京难。

断网了唯一获取外部消息的渠道大概就是收音机了,而且收音机也是作为备灾装备序列的,但是实际上,目前收音机所能收到的有效的信息是很有限的,收音机的这些频道很多信息型的节目都已经关闭了,当然,不排除紧急的时候会恢复,但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就像这波瘟疫开始的时候的慌乱一样,不能指望平时根本不进行应急广播演练,真出事儿了就能发挥作用,就像当年汶川那里,之所以要空投人进去,就是因为通讯不通,即使范围内有广播站,但貌似没有建立对外联系电台的能力,这很让人困惑,甚至连无线电爱好者都没有。

不过,玩无线电这东西既烧钱,又有很多限制,还得考试办证。我住的小区就有一栋楼顶架着天线,玩家开着越野车,车上也挂着呼号牌子。

还是留着得生收音机做个装饰算了。

坐以待毙不如出门。出门的话座位不够,都一起走就超载,就得换大车,奥德赛二十多万,比较一下,不如弄辆房车,所以思绪就从无线电转移到房车了。

大概两个月的时间,了解各种房车的配置,去了几趟房车大世界,去了一趟房车工厂,搞清楚了房车进京也有很多限制,可选的其实没有多少。

在买车之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搞清楚,有了车能去哪里玩,这个问题似乎比买车更让人纠结。

一个是本身就没多少房车营地,二是很多小路有限高,三是出去容易回来难,理论上周末可以玩遍周边几百公里范围,但实际上只能在北京各个检查站范围内转。

通过孟繁永

进京难,难于。。。

昨晚开车进京,实际上是下午三点从衡水上大广高速,计划在固安下高速好好吃个饭,然后再排队过检查站,按照计划六点多到了固安,吃饭,八点重新出发,走国道106的检查站。

路上在讨论过了检查站要不要再去走左堤路,一路无红灯,车很少,比开高速还要舒服,关键是时间只差十来分钟。

排了将近两个小时以后,我们通过了检查站,前方的一辆京牌面包车被拦车检查,我们并未被要求停车。

然后我们掉头去左堤路,天啊,左堤路封路了,还不是一般的封,用铁皮糊上了。(我们用的是腾讯导航,后来发现高德导航上面几天前就标记为封路了。)

我们要重新排两个小时的队。

沿106一直往往南开,重新走到开始的地方掉头。排队。

右边车道走得快一些,借着比大货车起步更快的优势,我们并到右侧车道。借着上一次的经验,最右侧的公交车道过了晚上九点应该是可以走了,在公交车道借到迅速穿插到了河北检查站的位置。

右侧的检查口很慢,几乎不动,左侧是大货车和京牌车口,但标识很不明显,只有走到跟前才能看见,我们回到左边车道,通过。

第二次排队时长四十五分钟。

通过孟繁永

在北京如何实现开车自由

目前手上有一辆电动车,一辆租来的油车,都是5座两厢,电动每天上班开,单位停车免费,油车出远门开,但主要的问题是家里六口人,都上车就超载。

改善的方案是把油车换成7座MPV或者6座房车,以后等地铁通了不用开车上班的话,把电动车也换成6座或者7座的。

最近北京抓了一批“假结婚”过户油牌的,罪名是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但是说实话这个罪名太生硬了,结婚双方自愿,都是真实合法的。

如果是说标的是车牌,双方有偿转让,但政府又承认车牌本身的独立性,这是互相矛盾的,看后面法院怎么判吧。

通过孟繁永

如何要回当当的退货运费

在当当网买了一套书,打算作为送给朋友的礼物,下单时说是第二天送到,结果第三天才发货,订单上又没有取消的按钮,打电话追踪快递,说第三天下午才到北京,自取都来不及,于是等到到了货再退货,没想到当当7天无理由退货是需要自付运费的。

在当当申请退货退款的时候,当当显示会退给我500,我之前实付的金额是450,我就以为多出的这50是运费补偿,虽然快递费花了56,觉得还是能够接受。没想到等了好几天收到退款是450,另外50是已经过期的一个优惠券。

生气的很,找客服申诉,客服斩钉截铁的说不退运费。

然后我就找当当的投诉渠道,发现还真找不到。再就去找12315投诉,让填哪个工商局,我按当当注册地选了天津滨海,投诉完截图给老婆看,才发现里面日期因为着急都写乱了。12315的投诉只能撤销,不能修改,fk。

没办法,就写了简单过程,扔到有当当的人的微信群里,结果武大发行的校友群有人接单了,直接把情况转给了客服总监。过了没多久,就接到了宿迁的电话,答应会退我运费,我把我的反馈说完,但对方只想解决我的投诉,对我反馈的当当的问题并不关心。

后来,校友表示也想搜集证据改进客服,我就将我的总结告诉了他。

(1)承诺到货时间如果不能保证就不要说的那么坚定,可以提示一个时间范围。

(2)订单给用户一个拦截的渠道,如果因为物流是合作的不能拦截,也应该明确提示用户如果无理由退货需要自付运费,不补偿。

(3)申请退款时明确告知会退多少现金,而不是把优惠券金额混在里面,何况这个优惠券金额跟当时买书的折扣也对不上。(反馈说pc上有,小程序没有提示)。

(4)在网上搜了一下大家总结说对付当当最好的办法就是拒收,校友也认同,但这真的不是一个好办法。

虽然最后我的投诉解决了,但这样的渠道解决问题真的不好,如果不是这个行业,找不到这么多校友,那问题连沟通的渠道都没有。

当当网首页有一个意见反馈,但设置的问题太没价值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把问题集中在首页打开速度上,不如简单一个留言板,重要的是要有合理的回复,投诉一定要转到高级职员那里去处理,不要让普通客服来响应。

通过孟繁永

关于“行动者联盟2020公益盛典评选”我想说的

武汉大学北京校友会,今年很火的一个名字,确实,很多杰出校友动员了很多社会资源参与了上半年的抗疫行动,但实际上,这里面遗憾很多,首先,这不是一个常规的专业公益组织,当然,这个瘟疫也不是一个常规的公共卫生事件,当我仍然一厢情愿的希望有一个专业组织来带头,可惜,这不是过去,也不是看得见的未来。我不知道今冬明春假如重来,武汉大学北京校友会是否还要像上次那样乱撞。

题目中那个评选正在火热进行,校友们也在积极拉票,但从票数来看,参与的人很有限,老百姓其实并不关心,也可能已经没有余力关心,自己的生计如何维持可能是更加重要的命题。

再想想,武汉到底有多少灭门,到底有多少误伤,都是一笔糊涂帐,这个盛典来得就更加不人道了。

武汉大学早早地就配合上面搞了抗疫成就展览,这个盛典只是这场虚伪的狂欢的延续。

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的,但我相信我知道哪个是假的。

通过孟繁永

平安车险业务员失误重复推车险退保流程

9月份的时候有平安的业务员A推送保单,已经完成了下一年度的续保。

上周又有业务员B来电话推送保单,一时忘记了,点开发来的链接跳转到平安好车主就完成了付款,结果一看保单发现重复了。

找业务员B退,各种推脱,后来说一定要到营业网点才能退,一共三百多的保费,跑一趟太耽误事儿了。我要求报销打车费也被业务员当作开玩笑。

无奈,就去找平安保险的投诉渠道。平安网站上找不到任何投诉渠道的入口,这貌似违反了银保监会的规定。

然后我尝试了拨打招商银行的客服电话拦截这个账单,不行,建议找支付宝。然后我找了支付宝电话客服,让在app里提交投诉,被驳回,说是线下交易,让找平安解决。这就又转回来了。

问了这个业务员门店的地址,查到是平安的北京分公司。

先打电话到平安保险的北京分公司,就是他们这个点给我推的重复保单。开始搜到的地图上的电话不通,后来在官网找到电话,C让拨打95511,口述投诉。

95511一上来就是报案什么的,如果没有上面这个分公司的客服指点,我实在不知道哪个环节“投诉”。投诉被D记录之后,有E电话打回来,E让加微信提交身份证材料,然后发过来一个“平安车险电子批改申请书”,我看了下是保单批改作业。

到确认签字环节,退费被扣了十几块钱,问了一下说是3%的手续费。我说这不合理,是平安自己没有做好业务,给客户重复推保单。

然后这个人E又去联系渠道,最后,渠道的人F加微信直接发了十几块钱的红包过来,我就答应在批改单上签字了,对方E说几个小时以后直接打到我留的银行卡上。

此事经过这一系列坚持,算是得以解决,虽然花了不少时间,终究是摸清楚了平安的治理水平。

首先平安的业务推送可以很积极,但也自己做好调查,不能瞎推。

其次其投诉渠道不够明确,没有准确完整的落实银保监会的规定。

最后,解决方式不规范,但最终为客户解决了问题,从公司角度值得改进,从服务角度还是值得肯定的。

当然,还有一个保留手段没有用到,那就是银保监会的投诉电话。不知道是否好用,只有一个电话。

通过孟繁永

北京儿童医院就诊记

凌晨三点,家里老大醒了喊耳朵疼,看了看,有个小疙瘩,像疖子,网上查了一下可能是发炎,摸了一点绿药膏,安抚了一会儿睡着了。

到凌晨五点,又醒了,于是决定去医院看急诊,搜了一下,貌似只有北京儿童医院开内科以外的儿童急诊。

去的路上为了保险起见,在手机app上挂了一个耳鼻喉的普通号。去的早,车直接开进了医院的地下车库,没怎么排队。

急诊分诊台说急诊不看耳鼻喉,让去门诊挂号。我们就在自助挂号区把网上挂的号取了出来去五楼候诊,八点开诊,看完了说是感冒引起的中耳炎。

拿完药不到九点。

很多人还是在排队挂号,其中很多是不清楚如何使用网上挂号。

通过孟繁永

房车的进京路

按说房车进京和普通小客车进京没什么区别,可是有个环保标就成了难事儿,北京为了搞所谓的环保,并不直接认可国六这样的国家标准,而是另外又搞了一个地方的环保标准http://sthjj.beijing.gov.cn/bjhrb/index/ztzl/fhhbpfbzcxml/db6d7872-1.html,要上这个目录,一个车型要好几万的费用,这笔费用对于在北京能一年卖几千辆的车来说问题不大,但是要摊到一年可能只卖十来辆的房车来说,就太高了,一台车摊下来好几千甚至上万。

按说房车都是用大厂的底盘改装的,只要重量在一定范围内,对底盘的排放没有什么影响,北京应该直接认可底盘厂的认证结果。

粉了好一阵子的五菱房车,跟两家改装厂确认,他们没有上北京的这个公告,那就没法上北京牌了。目前只能选已经在公告上的,可是这东西查询起来太费劲,上面那个链接发布的目录都是word文件,没有一个汇总,每次还有修订,也没有汇总。

还有一个选择是找一个上了北京牌的二手,这样比较简单一些。

通过孟繁永

进京之路

周一早上上班,我到的比较早,保安拦住让出示健康码。等到八点多再下去,门口已然摆上桌子,一排保安值班,扫码,戴口罩,又回来了。

或许周日的出京之旅是这段时间最后一次出京的机会了,进来的时候从廊坊市区绕路到固安检查站进京,那里京牌车放行快,靠左走就行了。可是,也因此导航上一个小时的返京路,生生走了四个小时。我想,这个冬天能出京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

跟父亲聊天说起过年的安排,我担心这个冬季会比上一个更严重,尽管我也想念爷爷,可是回不去是真的不好回。北京的环线修得很到位,防不住导弹,但一定能拦住百姓。

永定河左堤路是一条直接从卢沟桥可以开到固安的公路,沿途只有两个红绿灯。虽然开不快,车不多,风景好,倒也惬意。尽管近期又有这条路上出现碰瓷党的消息,但不超车,风险就小很多,随时注意吧。遗憾的是这条路限高,如果换了房车就没法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