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研究

通过孟繁永

校友们已经开始关注养老产业了

校友会一般最积极的都是搞保险业务的校友,无论在上海还是在北京,这大概是业务推广需要,好在我们这位校友虽然组织活动,拉群,倒也没有很过分的推销业务。

最近这位仁兄开始关注养老产业了,前两年,借着我老婆考察社区养老,我也去转过两家,稍微有点了解,社区养老真的是个公益行业,没点修养的很难坚持下来。还有一类就是高端养老产业,现在大家有兴趣的大概是这种,一个老人月费用在一万以上的,否则不太可能有多大利润空间。但真的做起来,投资也不会小。我现在关注的倒不是这个点,而是校友去视频体验养老基地的时候,提到过那里一般不对外开放,避免对老人们过度打扰。

我还没到规划自己养老的阶段,也没有考虑过要把父母送去养老院,但是如果去,我确实想想不到要住在一个封闭的养老院里,而不是相对开放的社区,只是那个社区的基础设施对老人更友善。有机会还是要去实地看看。

过年的时候,同村的两位老人在北京,家里不算缺钱,但考察了一圈还是选择居家,除了观念问题,不知道是不是也担心进去就出不来了。

通过孟繁永

github被封之后

github被封之后,就有更多的vpn需求,也会冒出更多国产镜像软件。

这样不好,技术本来很简单,一起玩才好,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借用,搭便车,当然,用的时候也是给原创者一个正向反馈,不管你是否提交过pr。

封掉的话2021后的新程序员恐怕很多就不知道有github了,对老程序员保持竞争力倒是个好事情。

通过孟繁永

无用的知识:apt upgrade时pkg.jenkins.io无法连接造成jenkins启动失败

时常需要给服务器打打补丁,执行apt update后执行apt upgrade,但是奇怪的是jenkins升级后就挂了。

没有改什么配置,没有增加什么新的应用。用apt remove jenkins再apt install jenkins也不行。

Setting up jenkins (2.263.1) ...
Job for jenkins.service failed because the control process exited with error code.
See "systemctl status jenkins.service" and "journalctl -xe" for details.
invoke-rc.d: initscript jenkins, action "start" failed.
● jenkins.service - LSB: Start Jenkins at boot time
     Loaded: loaded (/etc/init.d/jenkins; generated)
     Active: failed (Result: exit-code) since Tue 2021-01-19 10:09:42 CST; 12ms ago
       Docs: man:systemd-sysv-generator(8)
    Process: 4798 ExecStart=/etc/init.d/jenkins start (code=exited, status=7)

Jan 19 10:09:41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Starting LSB: Start Jenkins at boot time...
Jan 19 10:09:41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jenkins[4798]: Correct java version found
Jan 19 10:09:41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jenkins[4798]:  * Starting Jenkins Automation Server jenkins
Jan 19 10:09: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jenkins[4798]:    ...fail!
Jan 19 10:09: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jenkins.service: Control process exited, code=exited, status=7/NOTRUNNING
Jan 19 10:09: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jenkins.service: Failed with result 'exit-code'.
Jan 19 10:09: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Failed to start LSB: Start Jenkins at boot time.
dpkg: error processing package jenkins (--configure):
 installed jenkins package post-installation script subprocess returned error exit status 1
Errors were encountered while processing:
 jenkins
E: Sub-process /usr/bin/dpkg returned an error code (1)

试过netstat -apn | grep 8080看端口占用,先是发现过阿里云盾,还以为是中毒了,用top看看cpu占用,不像。

把端口改成8888,也不行。

然后改天,直接执行apt update后执行apt upgrade就好了。原来就是pkg.jenkins.io不能连接造成的。

中间还曾经怀疑过java的问题,网上不少说是java没设置好或者缺少$JAVA_HOME的。并不解决我的问题。

再单独发一下jenkins状态的故障查询。

root@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ctl status jenkins.service
● jenkins.service - LSB: Start Jenkins at boot time
     Loaded: loaded (/etc/init.d/jenkins; generated)
     Active: failed (Result: exit-code) since Mon 2021-01-18 17:30:42 CST; 1min 56s ago
       Docs: man:systemd-sysv-generator(8)
    Process: 1878 ExecStart=/etc/init.d/jenkins start (code=exited, status=7)

Jan 18 17:30:41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Starting LSB: Start Jenkins at boot time...
Jan 18 17:30:41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jenkins[1878]: Correct java version found
Jan 18 17:30:41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jenkins[1878]:  * Starting Jenkins Automation Server jenkins
Jan 18 17:30: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jenkins[1878]:    ...fail!
Jan 18 17:30: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jenkins.service: Control process exited, code=exited, status=7/NOTRUNNING
Jan 18 17:30: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jenkins.service: Failed with result 'exit-code'.
Jan 18 17:30:42 iZ8vbajeqj6nb198cbbtgsZ systemd[1]: Failed to start LSB: Start Jenkins at boot time.
通过孟繁永

无用且过时的知识:Android studio配置国内镜像源

推荐的几个国内镜像源地址:

1、东软信息学院(笔者当前在用)

mirrors.neusoft.edu.cn     端口:80
2、北京化工大学

ubuntu.buct.edu.cn/ubuntu.buct.cn  端口:80
3、中国科学院开源协会

mirrors.opencas.cn (mirrors.opencas.org/mirrors.opencas.ac.cn)    端口:80
4、上海GDG镜像服务器

sdk.gdgshanghai.com   端口:8000
5、电子科技大学

mirrors.dormforce.net  端口:80

网上搜一下基本上都是这个内容,只是目前不需要了,而且如果按照这个设置了的话,很可能还会额外造成问题,因为这些镜像要么不存在,要么已经不维护了。

总体上来说,能够正确看待开发资源这个事情,是一点点进步。来自“资本主义”的安卓,本身没有什么罪恶,至少咱们还可以改个名字叫鸿蒙。

当然,谷歌也是有妥协的,专门给中国开发者弄了个中文站点。

通过孟繁永

Library/Application\ Support/Google/AndroidStudio4.1

mac上Android Studio重装了新版之后提示/Users/mengfanyong/Library/Application\ Support/Google/AndroidStudio4.1无法访问。

那就是没权限呗。有两种解决方案:

(1)sudo /Applications/Android\ Studio.app/Contents/MacOS/studio

用以上命令直接用管理员身份启动,但这样很麻烦。

(2)另一种是直接解决这个文件夹权限的问题:

cd /Users/mengfanyong/Library/Application\ Support/Google 
mkdir AndroidStudio4.1
sudo chmod -R 775 /Users/mengfanyong/Library/Application\ Support/Google/AndroidStudio4.1

很奇怪Android Studio为什么不调起管理员权限请求,把这个目录创建一下。希望下个版本能修复。

通过孟繁永

vue中使用fingerprintjs生成终端id

安装组件:

npm i @fingerprintjs/fingerprintjs -S
# or
yarn add @fingerprintjs/fingerprintjs -S

创建一个async的methord:

async asyncCall() {
      // We recommend to call `load` at application startup.
      const fp = await FingerprintJS.load()

      // The FingerprintJS agent is ready.
      // Get a visitor identifier when you'd like to.
      const result = await fp.get()

      // This is the visitor identifier:
      const visitorId = result.visitorId

      console.log(visitorId)
      return visitorId
    }

在业务代码中使用:

this.asyncCall().then(res => {
            const terminalId = res
            that.$api
              .Login({
                employeeNumber: that.formLogin.employeeNumber,
                password: that.formLogin.password,
                terminalId: terminalId,
                terminalType: that.formLogin.terminalType
              })
              .then(() => {
              // 登录成功后的操作
               
              })
          })
通过孟繁永

弃坑墨刀,转用Pencil Project

用了两年的企业版墨刀,今年决定不续费了,太贵了,不好意思让公司掏钱买。

看了下,在墨刀上也攒了不少项目了。这算是这两年的钱没有白掏,至少比之前见不到任何项目痕迹要好得多。

但是如何留存项目过程的设计文档,如何更好地进行版本管理,如何更好地同步团队的开发进度,多模块交叉开发,始终是一个问题,不希望过多的精力放在需求管理上,但放得太粗了,没有一个特别紧密配合默契的团队是很难进行的好的。

暂时用Pencil Project,然后基于它想办法来实现在线同步。

通过孟繁永

大造谣者和大辟谣者们已经开启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工业革命的成果改变了战争的形态和范围,促成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师姐世界大战。

信息化的发展让大人物以为获得了新的战力,并将以此作为战争角力的核心。

以造谣和辟谣为基本战争形态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

战争只是一种激烈的促销方式,一战和二战卖的是生存,三战卖的主要是幸福。人类还是在向更高阶发展。

通过孟繁永

搭便车的小谣言

  搭便车理论首先由美国经济学家曼柯·奥尔逊于1965年发表的《集体行动的逻辑公共利益和团体理论》(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 Public Goods and the Theory of Groups)一书中提出的。其基本含义是不付成本而坐享他人之利。

  搭便车问题是一种发生在公共财产上的问题。是指经济中某个体消费的资源超出他的公允份额,或承担的生产成本少于他应承担的公允份额。指一些人需要某种公共财产,但事先宣称自己并无需要,在别人付出代价去取得后,他们就可不劳而获的享受成果。是常指宏观经济学中的公共品的消费问题。

来源:https://wiki.mbalib.com/wiki/%E6%90%AD%E4%BE%BF%E8%BD%A6%E9%97%AE%E9%A2%98

当大谣言像一个大洪水创造了激流,小谣言就像漂在水里的烂木头,搭上了大谣言的便车。

有了大谣言,就会激发很多的小谣言制造者来搭便车。

那么小谣言减损了大谣言吗?大概是的,小谣言为市场激活了更多的小辟谣者,小辟谣者逐渐成长,就对大谣言动了心思,加入大辟谣者的行列。

通过孟繁永

制造谣言的成本未必比辟谣更低

之前的舆情研究中,总是会得出一个结论,一个谣言往往传播很广,从数据上来看,辟谣的消息反而弱势,似乎辟谣比造谣更难。

这个难要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就要比较造谣和辟谣的成本,而不是简单地忽视造谣的成本。

谣言和辟谣都是一种信息,信息在传播时是不是可以归纳出一种叫做信息传播动力学的理论出来。我查了一下,还真有这个理论,似乎已经到了可以建模的水平了。

那么造谣和辟谣就都包括创制信息和传播信息两个阶段的成本,当然两种行为之间可能也会产生交叉迭代的影响,咱就不展开了。

造谣和辟谣除了都有成本,还应该都有效益。减除成本,还可以算出净利润。当然,这都是相对两种行为的主动行使者而言。

按说,造谣和辟谣的净效益应该是动态平衡的,有人靠造谣吃饭,有人靠辟谣吃饭,但总的来说,大家都有饭吃,只是吃的饭档次不同。

造谣和辟谣假定也符合市场规律,稀缺的净利润高,那么当谣言相对较少的时候,造谣者就可以获得更多净利润,谣言多了,当辟谣稀缺的时候,辟谣者就可以获得更多净利润。

当辟谣越来越多,谣言相对少了,造谣者就可以获得较高净利润。

造谣和辟谣都是一门生意,消费者是大众,生产者是精英。

花自己的钱造谣/辟谣的是平民,花大众的钱造谣/辟谣的是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