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动笔

倔木匠

家里两套房子准备装修,找到了一位口碑不错的木匠,贾先生,是二姑家对门邻居。 按照我们在北京装修的经验,准备照样在衡水施展一番,为此,特意将木装修的时间调整到了一个8天的假期之内,这也要感谢93,算上沾了一点抗日胜利的光。 挑选板材的时候发现,我们在北京买的天猫E0露水河板材是刨花板,貌似比老家都在用的生态板(拼接)的要差一些,但是去订板子的时候却发现不容易找到白色的贴面,基本上都是看上去很假的木纹,这点我们放弃了,选择了一个颜色最淡的。 木匠进场以后,为了让他专心打柜子,我主动承担了吊顶的任务。吊顶用的是pvc板,六天的时间我完成了厨房、卫生间、阳台的吊顶,还有这几个地方的插座的安装。而贾先生打完了厨房的橱柜、卧室的衣柜和门厅的鞋柜。对于厨房的橱柜,我们希望高度是90,宽60,最后被贾先生否决,以石材标准宽度的理由改成了50宽,而实际上石材是木板一样是124宽度,破开以后搞60和50收一样的钱。我们坚持把高度做到了90,因为切菜洗菜不用哈腰。而厨房的吊柜,最终按照贾先生的习惯在160高度打了一个60高的,上面到吊顶的空间敞着,虽然我们觉得这个空间浪费的很厉害。 另外原计划电视墙做成整面的橱柜方案也被贾先生否决,我们只好选择自己在网上选购。 8天的假期过完,我们总结了一下,发现也只有厨房的橱柜高度这一点上做了一点改进,其他都是按照半城市化的装修样式搞的。我们依然担心没有足够的储物空间会给以后的纯楼房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父亲的看法

自从邯黄铁路开工,每次我回家都都要经过一段约1.5公里的损毁路段,这是施工车辆留下的遗产。据说铁路施工方将恢复费用交给了镇政府,当时有人提醒应该直接把钱存到村集体账户,但是没有实现。如今,这笔钱不知去向,镇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承诺的修路时间一拖再拖,直到最近传说县长或者是主管的某个局长被抓,大概谁也不会再期望能找回这笔钱了。 路会一直这么烂下去,而村里人已经陆续逃离了这个村子,只有在农忙的时候村里还稍微显得有些生气,其他时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高龄老人,和伺候在身边的中老年,他们中的另一半也大多去了城里给儿女们看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开在家里的随手送书借阅点变得冷清下来的原因,优先转移出去的是孩子,老人们要么是无力转移,要么是希望困守住这个故乡。 当我回家,总是习惯性的和父亲谈起微博以及墙外看来的新闻和小道消息,对于遥远的部分,父亲也是习惯性的引用电视新闻上的说法,认为反腐很好,习某给力,但我提醒他反观身边的现实的时候,这样的反腐则显得无比虚伪。抓了贪官,最多只是心情上的一点慰藉,但丝毫没有减少生活的压力,也丝毫没有带来收入上的增加。整个局面看起来就是一场逃亡,能逃出村的去镇上的就不在村里,能逃出镇子去市里的就不会留在镇上,正如和城里的能出国的就出国一样。而在进城的路上,将是更多坎坷。

从Phantom 2到FreeX之路

有些日子没更新博客了,多少有些内疚感,这两天想好了这个题目,终于下笔。打开博客,竟然发现有一位老朋友光临,幸甚! 在经历了两个月左右的选择之后,我放弃了精灵2的方案,而是选择了有点台湾血脉的freeex,第一个缘故是钱。

青年校友交流的意义

找工作或招聘; 找房子或租房子; 亲密校友交流感情; 创业交流和人脉资源拓展

关于一次污染维权的小道消息

先看新闻: 污染十年为何难了? 武强县一化工厂遭村民围堵 图为村民向记者指明厂区围墙的临时排水孔。 中国环境报记者姚伊乐摄 “不要有污染的金钱,只要有尊严地活着。”河北省衡水市武强县、沧州市献县和泊头市11个村的村民将写着这些字样的纸板悬挂在简易凉棚上。

青年营勇取肖张炮楼,小史屯惨案五百姓罹难

  昨天是爷爷八十八岁生日,晚上吃饭时我问起当年八路是怎么打日本鬼子的,爷爷回忆说村南场院里曾有一青年营集结,营长姓丁,向他的兵们喊话,说咱们一天吃十二两小米不能白吃,要打鬼子,于是开拔直奔肖张炮。

看车人的违建房

日子又如往常一般,我早上来到车棚,见一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在车棚内的水龙头旁洗脸,我大概明白了,回头看看小屋,门外多了一架轮椅。我想到了一些什么,出了车棚,老婆坐上后座,我想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只是未说出口就有些哽咽,终究没有讲出来,她似乎懂了我的意思,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腰。

《活了一百万次的猫》之缘

《活了100万次的猫》主要内容:有一只100万年也不死的猫,其实它死了100万次,又活了100万次。是一只漂亮的虎皮花猫。有100万个人宠爱过它,有100万个人在它死的时候哭过,可是它连一次也没有哭过。 猫曾经是国王的猫。猫讨厌国王,国王总是发动战争,还把猫用一个漂亮的篮子装起来,带到战场上。有一天,猫被一只冷箭射死了。国王捧着猫哭了起来,仗也不打了,回到了王宫,把它埋在了院子里。

卖假牌照者的支付信任

出门有个摩托车挺方便的,但上路有很多障碍,比如武汉全面禁摩,连电动车都要求花钱上牌照,如此下来单武汉市也是几百万的生意,加上单据证件不全无法正常办理牌照的人会寻求其他办法来解决,整个产值会提升到千万以上。

亲爱的,你快点儿走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恋旧的人总有话想对旧的恋人说。亲爱的,你快点儿走! 2008年到2011年,三年多的时间,我从24岁到28岁供职于湖北省某出版集团,去的时候仅是因为朋友介绍接了一个项目,做完了因为受到领导的热情邀请就留下来。走的时候,了无遗憾,该做的都做了,只是该说的还没有很好的机会说。终于有一个机会,跟一位有意邀我加入其项目的同事聊,我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把想法都说了。事后想想,大概不必那么麻烦,一句就够了:改变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