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动笔

房租涨了,不要只怪中介

先说一下体会的来源,我是airbnb的超赞房东,先后经营三套房子,有自己的,也有朋友的,做airbnb的初衷很简单,房子是精装修,也很新,长租出去折旧很厉害,不划算,短租的话虽然麻烦,但可以保持房子的品质,相对长租,也可以有一些额外的收益。 简单算个账,一个一居的房子装修费在十万左右,包括硬装、软装、家具电器等。如果是自住,折旧周期可以按十年算,如果长租出去,恐怕最多只能按五年算。这样的话,平摊到每个月,就是至少一千元的差别。这还不考虑加上了折旧的房子后面的租金上升空间有限甚至降低。 就北京来说,当老旧的房子越来越少,新的房子越来越多,流动人口减少,稳定人口增加,对好房子需求也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吸引更多精装修的高端房源入市,但同时,这些房源对折旧的预期是很高的,一居室每个月要加上一千多的折旧,两居室就要加三四千。 那么,如何才能降低房东的折旧预期,以更低的价格租到好房子呢?那就是建立自己的信用,比如在airbnb上获得更多的好评,爱护你租的房子,无论是长住还是短租。实际上,对房子的爱惜,将降低总的成本,这个成本最终都是由房客自己承担的。 市场欢迎更好的房客,请尊重市场规律,请尊重自己,提高自己的生活品味,让每个房子都受到妥善的对待。

苟利国家生子以,岂因福祸避孕之

标题是最近网络未流行已被禁的一条改编版名言。 我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在10月出生,关于他的出现,我们几乎没有太多的纠结,尽管也明白因他而带来的更多的付出,但一个生机勃勃的家更加有吸引力。当然,就目前情况而言,第三个孩子的可能性是比较小了。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计划生育走向的传言,我们也曾经是限制二胎政策的遇难者,可是,作为个人而言,似乎没有太多的选择,也没有有效的抗争渠道,最有用的则是尽力保持家庭的生存能力。 新的生命总是无法预料,不断带来惊喜和挑战。在解决一个个问题的过程中,我们老去,直到因为死亡率百分之百的生命这个病而离世。(最后这句来自网络)我们依然还是期望着更加美好,而不断为之努力。  

从博客到微信公众号的倒退

wordpress用了很多年,最早开博客是在中国教育网,攒了很多课件。那时候最火的还是各种论坛,但论坛很乱,自己又很难混成版主,也自己开了很多自建论坛,聚不到人气。后来转到博客中国,这也是很多同代人的路,再后来,公共博客平台就不行了,原因不说,开始用godaddy自建服务器搭wordpress。 早期的时候百度对wordpress这种独立博客站点的收录还可以,后来堕落到不行,以至于我逢人就修改他的浏览器默认设置为必应。在微信公众号火起来之前,各家门户网站的博客我都开过,但都是当备份,决不在上面写原创,后来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对的。但微信公众号这个莫名奇妙的产品只有到我偶尔当了专门做这个平台的大数据的公司才有所了解,其实内心里一直很难想象,人们是如何被逼入一个墙角,才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平台来发布自己的观点。 从另一种角度看,微信公众号的兴起是和舆论管制的收紧同步的,百度可以不收录一个独立博客,但这个独立博客依然存在,当一五一十挂到之后,要么不写,要么选择微信,而在微信上,帖子可以被删而毫无痕迹,大概也只能在前供职公司那样的数据库能够找到内部存档。

倔木匠

家里两套房子准备装修,找到了一位口碑不错的木匠,贾先生,是二姑家对门邻居。 按照我们在北京装修的经验,准备照样在衡水施展一番,为此,特意将木装修的时间调整到了一个8天的假期之内,这也要感谢93,算上沾了一点抗日胜利的光。 挑选板材的时候发现,我们在北京买的天猫E0露水河板材是刨花板,貌似比老家都在用的生态板(拼接)的要差一些,但是去订板子的时候却发现不容易找到白色的贴面,基本上都是看上去很假的木纹,这点我们放弃了,选择了一个颜色最淡的。 木匠进场以后,为了让他专心打柜子,我主动承担了吊顶的任务。吊顶用的是pvc板,六天的时间我完成了厨房、卫生间、阳台的吊顶,还有这几个地方的插座的安装。而贾先生打完了厨房的橱柜、卧室的衣柜和门厅的鞋柜。对于厨房的橱柜,我们希望高度是90,宽60,最后被贾先生否决,以石材标准宽度的理由改成了50宽,而实际上石材是木板一样是124宽度,破开以后搞60和50收一样的钱。我们坚持把高度做到了90,因为切菜洗菜不用哈腰。而厨房的吊柜,最终按照贾先生的习惯在160高度打了一个60高的,上面到吊顶的空间敞着,虽然我们觉得这个空间浪费的很厉害。 另外原计划电视墙做成整面的橱柜方案也被贾先生否决,我们只好选择自己在网上选购。 8天的假期过完,我们总结了一下,发现也只有厨房的橱柜高度这一点上做了一点改进,其他都是按照半城市化的装修样式搞的。我们依然担心没有足够的储物空间会给以后的纯楼房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父亲的看法

自从邯黄铁路开工,每次我回家都都要经过一段约1.5公里的损毁路段,这是施工车辆留下的遗产。据说铁路施工方将恢复费用交给了镇政府,当时有人提醒应该直接把钱存到村集体账户,但是没有实现。如今,这笔钱不知去向,镇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承诺的修路时间一拖再拖,直到最近传说县长或者是主管的某个局长被抓,大概谁也不会再期望能找回这笔钱了。 路会一直这么烂下去,而村里人已经陆续逃离了这个村子,只有在农忙的时候村里还稍微显得有些生气,其他时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高龄老人,和伺候在身边的中老年,他们中的另一半也大多去了城里给儿女们看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开在家里的随手送书借阅点变得冷清下来的原因,优先转移出去的是孩子,老人们要么是无力转移,要么是希望困守住这个故乡。 当我回家,总是习惯性的和父亲谈起微博以及墙外看来的新闻和小道消息,对于遥远的部分,父亲也是习惯性的引用电视新闻上的说法,认为反腐很好,习某给力,但我提醒他反观身边的现实的时候,这样的反腐则显得无比虚伪。抓了贪官,最多只是心情上的一点慰藉,但丝毫没有减少生活的压力,也丝毫没有带来收入上的增加。整个局面看起来就是一场逃亡,能逃出村的去镇上的就不在村里,能逃出镇子去市里的就不会留在镇上,正如和城里的能出国的就出国一样。而在进城的路上,将是更多坎坷。

从Phantom 2到FreeX之路

有些日子没更新博客了,多少有些内疚感,这两天想好了这个题目,终于下笔。打开博客,竟然发现有一位老朋友光临,幸甚! 在经历了两个月左右的选择之后,我放弃了精灵2的方案,而是选择了有点台湾血脉的freeex,第一个缘故是钱。

青年校友交流的意义

找工作或招聘; 找房子或租房子; 亲密校友交流感情; 创业交流和人脉资源拓展

关于一次污染维权的小道消息

先看新闻: 污染十年为何难了? 武强县一化工厂遭村民围堵 图为村民向记者指明厂区围墙的临时排水孔。 中国环境报记者姚伊乐摄 “不要有污染的金钱,只要有尊严地活着。”河北省衡水市武强县、沧州市献县和泊头市11个村的村民将写着这些字样的纸板悬挂在简易凉棚上。

青年营勇取肖张炮楼,小史屯惨案五百姓罹难

  昨天是爷爷八十八岁生日,晚上吃饭时我问起当年八路是怎么打日本鬼子的,爷爷回忆说村南场院里曾有一青年营集结,营长姓丁,向他的兵们喊话,说咱们一天吃十二两小米不能白吃,要打鬼子,于是开拔直奔肖张炮。

看车人的违建房

日子又如往常一般,我早上来到车棚,见一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在车棚内的水龙头旁洗脸,我大概明白了,回头看看小屋,门外多了一架轮椅。我想到了一些什么,出了车棚,老婆坐上后座,我想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只是未说出口就有些哽咽,终究没有讲出来,她似乎懂了我的意思,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