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偶尔动笔

通过孟繁永

岔道

这个岔道村是八达岭长城附近的一个岔道古城形成的村落,现在差不多都改成了民宿的样子,房子是翻盖的仿古样式,倒是整齐,除了吃饭睡觉,就啥都没有了。

会玩的,一进院子,就支上音响唱起歌,也不管好听不好听,总归是唱了。然后就是烧烤,出游必备的项目,于是烟雾缭绕,孜然香味儿四溢。

我们周六到的早,开车一路就进了古城,正赶上娶亲的车队驶出,新娘子长得一般,问了后面一个面包车的司机,新娘子不是岔道城的,是附近延庆那边的,大概是进来兜一圈,不知道是什么风俗还是为了沾点古气。

城里的格局很像我们家边的宛平城,东西两个城门,中间一条东西向的大车道,只是这里故意弄成了坑洼不平的石头路,我们的小骐达要慢慢开,否则车轴要完蛋了。大道两边是整整齐齐的民宿,有家弄了比较现代的咖啡馆的样子,有的是很淳朴的红字招牌饭店,有的还在装修,有的还没装修。怪不得前两年摘了5A级的牌子。

然后遇到了景区管理的电瓶车,我们被赶出来。

我们一行九个大人,九个孩子,准备了很多吃食,两天下来也算过了一个还不错的周末,只是,总觉得跟想象的不一样,又跟经验里所知道的一样,没文化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房东有两个女儿,有一个癌症,女婿在打理网上预订,老两口收拾房子,民宿的名字是外孙的名字。

通过孟繁永

民宿

前几年先后经营过三个公寓型民宿,后来因为政策原因被关闭,到去年又被通知可以登记后再开,但已经没有房源。

待到瘟疫期间,还得庆幸手上已经没有房源,否则短期出租肯定收到很大影响,能否转为长租也不好预期,至少在比较紧张的阶段是不好租的,连看房都困难。

到现在为止,尚未能找出什么适合作为工作外收入的方式,开淘宝店和做无人机生意都是过去式了。

目前陷入了一个停滞期,工作上似乎也很难有什么突破,尽管还有项目可做,但没有什么创新性能够带来实质性的提升空间。

对无线电有一点兴趣,了解到SDR,但是那些开发板不便宜,还是有比较高的进入成本的,而且往后推导也看不到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通过孟繁永

关于长毛象

Mastudon是microblog的一个衍生版。

十几年前博客火,到了2007年前后出现微博客,也出现了一批实例,后来剩下新浪和腾讯还有人民啥的,到最后只剩下新浪。

博客在完成了中心化之后死掉了,微博也走向了中心化,短期看还不会死掉,但已经有趋势。

云的兴起带来了中心化,但同时区块链的出现代表了去中心化的趋势。Mastudon就是微博去中心化的一种版本。

在开放网络环境下,用一个树莓派就可以搭建一个大家都用访问的实例,但在管制网络下所有端口都被屏蔽,几乎成了单向网络。所以长毛象前几年出来后在中文圈没有多少用户,只是到了最近有一些较有影响力的人开始关注和开设实例,才有了成千上万的人去注册。

目前还看不到长毛象能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影响力,主要观察两点,一个是是否提供丰富的事实信息,一个是能否提供话题讨论的支持。这一波用户更多的只是出来抒发一下憋闷的心情,有点像监狱里的短暂放风,既掌握不到什么有效信息,也因为仍然身处监狱,并不是真正自由的,顶多原地跑跑跳跳。

通过孟繁永

房租涨了,不要只怪中介

先说一下体会的来源,我是airbnb的超赞房东,先后经营三套房子,有自己的,也有朋友的,做airbnb的初衷很简单,房子是精装修,也很新,长租出去折旧很厉害,不划算,短租的话虽然麻烦,但可以保持房子的品质,相对长租,也可以有一些额外的收益。

简单算个账,一个一居的房子装修费在十万左右,包括硬装、软装、家具电器等。如果是自住,折旧周期可以按十年算,如果长租出去,恐怕最多只能按五年算。这样的话,平摊到每个月,就是至少一千元的差别。这还不考虑加上了折旧的房子后面的租金上升空间有限甚至降低。

就北京来说,当老旧的房子越来越少,新的房子越来越多,流动人口减少,稳定人口增加,对好房子需求也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吸引更多精装修的高端房源入市,但同时,这些房源对折旧的预期是很高的,一居室每个月要加上一千多的折旧,两居室就要加三四千。

那么,如何才能降低房东的折旧预期,以更低的价格租到好房子呢?那就是建立自己的信用,比如在airbnb上获得更多的好评,爱护你租的房子,无论是长住还是短租。实际上,对房子的爱惜,将降低总的成本,这个成本最终都是由房客自己承担的。

市场欢迎更好的房客,请尊重市场规律,请尊重自己,提高自己的生活品味,让每个房子都受到妥善的对待。

通过孟繁永

苟利国家生子以,岂因福祸避孕之

标题是最近网络未流行已被禁的一条改编版名言。

我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在10月出生,关于他的出现,我们几乎没有太多的纠结,尽管也明白因他而带来的更多的付出,但一个生机勃勃的家更加有吸引力。当然,就目前情况而言,第三个孩子的可能性是比较小了。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计划生育走向的传言,我们也曾经是限制二胎政策的遇难者,可是,作为个人而言,似乎没有太多的选择,也没有有效的抗争渠道,最有用的则是尽力保持家庭的生存能力。

新的生命总是无法预料,不断带来惊喜和挑战。在解决一个个问题的过程中,我们老去,直到因为死亡率百分之百的生命这个病而离世。(最后这句来自网络)我们依然还是期望着更加美好,而不断为之努力。

 

通过孟繁永

从博客到微信公众号的倒退

wordpress用了很多年,最早开博客是在中国教育网,攒了很多课件。那时候最火的还是各种论坛,但论坛很乱,自己又很难混成版主,也自己开了很多自建论坛,聚不到人气。后来转到博客中国,这也是很多同代人的路,再后来,公共博客平台就不行了,原因不说,开始用godaddy自建服务器搭wordpress。

早期的时候百度对wordpress这种独立博客站点的收录还可以,后来堕落到不行,以至于我逢人就修改他的浏览器默认设置为必应。在微信公众号火起来之前,各家门户网站的博客我都开过,但都是当备份,决不在上面写原创,后来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对的。但微信公众号这个莫名奇妙的产品只有到我偶尔当了专门做这个平台的大数据的公司才有所了解,其实内心里一直很难想象,人们是如何被逼入一个墙角,才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平台来发布自己的观点。

从另一种角度看,微信公众号的兴起是和舆论管制的收紧同步的,百度可以不收录一个独立博客,但这个独立博客依然存在,当一五一十挂到之后,要么不写,要么选择微信,而在微信上,帖子可以被删而毫无痕迹,大概也只能在前供职公司那样的数据库能够找到内部存档。

通过孟繁永

倔木匠

家里两套房子准备装修,找到了一位口碑不错的木匠,贾先生,是二姑家对门邻居。

按照我们在北京装修的经验,准备照样在衡水施展一番,为此,特意将木装修的时间调整到了一个8天的假期之内,这也要感谢93,算上沾了一点抗日胜利的光。

挑选板材的时候发现,我们在北京买的天猫E0露水河板材是刨花板,貌似比老家都在用的生态板(拼接)的要差一些,但是去订板子的时候却发现不容易找到白色的贴面,基本上都是看上去很假的木纹,这点我们放弃了,选择了一个颜色最淡的。

木匠进场以后,为了让他专心打柜子,我主动承担了吊顶的任务。吊顶用的是pvc板,六天的时间我完成了厨房、卫生间、阳台的吊顶,还有这几个地方的插座的安装。而贾先生打完了厨房的橱柜、卧室的衣柜和门厅的鞋柜。对于厨房的橱柜,我们希望高度是90,宽60,最后被贾先生否决,以石材标准宽度的理由改成了50宽,而实际上石材是木板一样是124宽度,破开以后搞60和50收一样的钱。我们坚持把高度做到了90,因为切菜洗菜不用哈腰。而厨房的吊柜,最终按照贾先生的习惯在160高度打了一个60高的,上面到吊顶的空间敞着,虽然我们觉得这个空间浪费的很厉害。

另外原计划电视墙做成整面的橱柜方案也被贾先生否决,我们只好选择自己在网上选购。

8天的假期过完,我们总结了一下,发现也只有厨房的橱柜高度这一点上做了一点改进,其他都是按照半城市化的装修样式搞的。我们依然担心没有足够的储物空间会给以后的纯楼房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通过孟繁永

父亲的看法

自从邯黄铁路开工,每次我回家都都要经过一段约1.5公里的损毁路段,这是施工车辆留下的遗产。据说铁路施工方将恢复费用交给了镇政府,当时有人提醒应该直接把钱存到村集体账户,但是没有实现。如今,这笔钱不知去向,镇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承诺的修路时间一拖再拖,直到最近传说县长或者是主管的某个局长被抓,大概谁也不会再期望能找回这笔钱了。

路会一直这么烂下去,而村里人已经陆续逃离了这个村子,只有在农忙的时候村里还稍微显得有些生气,其他时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高龄老人,和伺候在身边的中老年,他们中的另一半也大多去了城里给儿女们看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开在家里的随手送书借阅点变得冷清下来的原因,优先转移出去的是孩子,老人们要么是无力转移,要么是希望困守住这个故乡。

当我回家,总是习惯性的和父亲谈起微博以及墙外看来的新闻和小道消息,对于遥远的部分,父亲也是习惯性的引用电视新闻上的说法,认为反腐很好,习某给力,但我提醒他反观身边的现实的时候,这样的反腐则显得无比虚伪。抓了贪官,最多只是心情上的一点慰藉,但丝毫没有减少生活的压力,也丝毫没有带来收入上的增加。整个局面看起来就是一场逃亡,能逃出村的去镇上的就不在村里,能逃出镇子去市里的就不会留在镇上,正如和城里的能出国的就出国一样。而在进城的路上,将是更多坎坷。

通过孟繁永

从Phantom 2到FreeX之路

有些日子没更新博客了,多少有些内疚感,这两天想好了这个题目,终于下笔。打开博客,竟然发现有一位老朋友光临,幸甚!

TB2qbuobpXXXXagXpXXXXXXXXXX-15548753

在经历了两个月左右的选择之后,我放弃了精灵2的方案,而是选择了有点台湾血脉的freeex,第一个缘故是钱。 阅读更多

通过孟繁永

青年校友交流的意义

  1. 找工作或招聘;
  2. 找房子或租房子;
  3. 亲密校友交流感情;
  4. 创业交流和人脉资源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