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2014年至2017年河北省高考录取分数线一本线对比

先上图,图中搜集了2014年至2017年河北省高考一分一段统计的数据和录取分数线一本线。 在作出这个图之前,一直觉得无法理解一些很一般的高校录取分都要高出一本线一百多分,作出来之后,才发现,真实的情况是,分数线在某些年份是故意降低的,或者说是一本扩招。那么是哪些学校扩招呢?并不是好的学校,而是原来并不是一本的学校纳入到一本招生,也就是原来二本的一批学校。 按这样的结论,我的某位亲戚今年的高考分数(三角标)也就只相当于比正常年份的分数线高了十几分而不是几十分。所以,在选择学校的时候就去选择那些传统上的刚刚超过一本线的学校。 而事实上,各个高招咨询网站也将全省名次作为报考志愿的主要参照,但可惜的是各高校各专业的提档分没有相应的折算成省名次,降低了可对比性。 2007年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在一个承办阳光高考网站的公司做了一段时间,就设想高招应该出现一个新的模式,让交易(志愿与录取)更快捷。这中间只看到了平行志愿的引入,但在报完志愿之后,考生依然是没有任何参与感的,选的专业也不尽是兴趣所在,随机性相当大。

今日头条之恶甚于百度

接到同一家营销公司的电话,上次是推广百度的活动,这次是今日头条的业务,百度推广之流不乏莆田系医院那样的骗人东西,还有坑蒙不止的修空调,不胜枚举。而今日头条作为一个推送“新闻”的客户端,正在光明正大地改写新闻的定义,直接喊出以新闻的形式,为企业做推广。 对我来说,一则没有多余钱去购买今日头条的新闻推广服务,二则目前的项目作为一个出版行业的服务型产品,在这个小圈子里已经有了不小的知名度,靠有实质内容的服务来获取用户的好感,而不是靠新闻来提升估值。这个套路不适合我们。 百度卖了这么多年假广告没有倒,今日头条卖假新闻会倒吗?以我们老实人的逻辑已经无法理解了,但错的终究是错的,恶的终究是恶的。

小艾的作品

小艾是艾麦提江・艾则木自己告诉我们的昵称,方便汉族的朋友称呼,在我的印象里,小艾一直是爱玩的穷学生一枚,每次买东西都抠抠索索,呵呵。 小艾拍了一部微电影,中文名字叫《死神》(观看),这部十五分钟多点的微电影只能上传到腾讯视频,在优酷那里几次都被消失,用我的帐号上传也是如此,小艾说,只要出现维语优酷都会如此处理。我在freex社区推荐的时候小艾一直强调,要说明是他一人完成,以免被喷,他对自己要求很高。而在我看来,无论拍摄的设备是什么档次,他的《死神》对我来说,最多的是情感上的触动,是一部会讲故事的好片子。  

到底谁是黎元洪?

我也分不清了,还是维基百科吧,希望靠谱: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8E%E5%85%83%E6%B4%AA

乾脆你來當我的出版經紀人?文/Zen大

找上門的諮詢顧問工作中,偶爾會有一些求助者對我提議:「乾脆你來當我的出版經紀人?」「乾脆你來我們公司上班?」 無論開出的條件是否優渥,通常我一概回絕了! 不是我驕傲自大,也不是畫地自限,而是我很清楚自己想要走的人生道路! 我不知道這些提議者,如果在自己的專業工作領域中,突然被一個完全外行的人給了一個類似的建議,會有甚麼樣的感受? 說回出版經紀人,實際上台灣的出版產業太小,作者與出版社的互動也很便利,充其量只需要「介紹人」,引介作者與出版者雙方認識即可,並不需要專門的出版經紀人(雖然的確有少數暢銷作家擁有專屬經紀人,但是,不容諱言:也很少人的出版產值高到需要專門經紀人代為處理各項業務,更別說出版經紀人是另外一種專業)。 其實,更多時候,當我聽到對方提出「那你來當我的經紀人好了?」的時候,已經知道對方真正的意圖了,這些人通常覺得我開價的顧問諮詢費用太高,但又希望被服務,於是想出了這樣一種變通的方法。 或許對方覺得這是雙贏,在我看來卻只是不尊重。不尊重經紀人工作也不尊重我,單純只從自己的便利性出發做出的輕率判斷。 我早已不是剛出社會的年輕菜鳥了,怎麼可能還會被「那你來當我的經紀人好了?」者種透過畫大餅的方式想節省合作費用的說法給矇騙了? 剛出社會的年輕人,某些人其實具有相當的實力,小部分不肖惡質的雇主不願意花費相應的報酬聘用,便以各種各樣美夢大餅的方式騙取這些有才華年輕人的勞力與智慧。 更別說,我還算熟知台灣的出版產業遊戲規則。當經紀人真的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就算你是下一個九把刀,我也沒有自信能把你捧紅,就更別說我對當經紀人阿完全沒興趣了! 下次再聽到某人輕率地為了自己的方便,口頭敷衍的說著幾句讚美的話,便想不支應報酬而從你那裏撈到專業服務,甚至還要你的工作做出相當大的轉向時,不要懷疑,拒絕對方就對了!除非你剛好也對對方所建議的方向領域早有興趣,且具備投入奮力一搏的專業能力。 順便也奉勸那些不想付費只想白拿的朋友,不要以畫大餅或承諾事後分紅的方式換取專業服務。知識有價,做多少事情就該拿出多少費用來支付,沒有你先幫我完成如果賺錢之後你再分紅的這種道理,成本竟然完全先由具備專業知識那一方的勞動者來支付,聘用方卻可以不支付分毫費用,最後還能等著分紅,怎麼說也說不過去吧? 如果你也覺得那是穩賺不賠的事業,恐怕自己多賺一點都來不及了,哪裡會想多分別人一些? 別再隨便給人建議人生道路了,特別是對方並沒有來問你,而你還有求於對方的時候。 来源:http://mypaper.pchome.com.tw/zen/post/1328053494

快递车的涂鸦艺术

三轮车加封闭车厢成了快递公司的标配,除了糊满黄色包装胶带的形象,发挥一下自己的创造力也是个不错的载体。

武汉市外地户口离职公积金提取亲历记

这里只介绍外地户口离职着一种情况,其他请参照武汉公积金网站的程序说明自行摸索,但以下关于证件资料方面或许有一些参考意义。 1. 离职时间超过两年,本人是2011年9月份离职,电话咨询时说是离职就可以提(他们官网也这么说),但11月到柜台办理时说是要求满两年; 2. 外地户口,本人是河北户口;

李公明:夏健强作品真实而正常

特约记者 褚丁 发自广州 一个13岁儿童以想念爸爸为题材的画作引发争论。艺术创作如何才算构成抄袭?儿童美术教育中对孩子原创性的要求是什么?在艺术创作领域是否存在“天才”?对艺术作品以及艺术家批评的尺度又在哪里?带着一系列问题,时代周报采访了广州美术学院李公明教授。 时代周报:你认为夏健强的画作是真实的还是有代笔的嫌疑?

网站迁移日志:上海张江机房->godaddy

迁移原因:该机房某主机有敏感内容,引来公安检查,于是该机房开始实施白名单制度。

青年营勇取肖张炮楼,小史屯惨案五百姓罹难

  昨天是爷爷八十八岁生日,晚上吃饭时我问起当年八路是怎么打日本鬼子的,爷爷回忆说村南场院里曾有一青年营集结,营长姓丁,向他的兵们喊话,说咱们一天吃十二两小米不能白吃,要打鬼子,于是开拔直奔肖张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