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看法

自从邯黄铁路开工,每次我回家都都要经过一段约1.5公里的损毁路段,这是施工车辆留下的遗产。据说铁路施工方将恢复费用交给了镇政府,当时有人提醒应该直接把钱存到村集体账户,但是没有实现。如今,这笔钱不知去向,镇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承诺的修路时间一拖再拖,直到最近传说县长或者是主管的某个局长被抓,大概谁也不会再期望能找回这笔钱了。

路会一直这么烂下去,而村里人已经陆续逃离了这个村子,只有在农忙的时候村里还稍微显得有些生气,其他时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高龄老人,和伺候在身边的中老年,他们中的另一半也大多去了城里给儿女们看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开在家里的随手送书借阅点变得冷清下来的原因,优先转移出去的是孩子,老人们要么是无力转移,要么是希望困守住这个故乡。

当我回家,总是习惯性的和父亲谈起微博以及墙外看来的新闻和小道消息,对于遥远的部分,父亲也是习惯性的引用电视新闻上的说法,认为反腐很好,习某给力,但我提醒他反观身边的现实的时候,这样的反腐则显得无比虚伪。抓了贪官,最多只是心情上的一点慰藉,但丝毫没有减少生活的压力,也丝毫没有带来收入上的增加。整个局面看起来就是一场逃亡,能逃出村的去镇上的就不在村里,能逃出镇子去市里的就不会留在镇上,正如和城里的能出国的就出国一样。而在进城的路上,将是更多坎坷。

About

Leave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