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冬

通过孟繁永

过冬

去年的冬天是个让人伤心的冬天,爷爷走了,sars来了,2020年开头的几个月过的心焦,那些受了苦的人虽然我不认识几个,但他们是存在的,但是现在谁知道呢。

当然,接下来这个冬天未必像之前那么折腾,毕竟这个病毒的危害已经没有那么大,小病自己找朋友看,就怕大病的时候医院停诊,幸好短期内自己遇上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比较小。

最近迷房车,这归根结底是关乎自由的一个命题,在基本解决了居住自由的情况下,需要解决出行自由,家里人多,北京又限号,所以怎么选择一个更好地组合方案就成了难题。一个电车加一个油车,电车上班,油车出游。

而且把心思放在房车这样一个更加具体的话题上,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缓解一下关于宏观命题的焦虑感,尽管我知道它仍然会回来的。

关于作者

孟繁永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