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岳祖父张永昌因胃癌于今年九月初七去世了,距我开车送老人家回衡水才三天的时间。

启蒙老师李焕改近日因车祸去世了,距我从小学毕业快二十年了,尽管是邻村,后来也几乎没有见面,大约只有十几年前一次在赶集时的偶遇。今天早上在小学的微信群里看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实在抑制不住泪水,就像前不久一样。

第一次见岳祖父是在2011年12月25日早上五点多,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24日是和京梅见面(相亲)的第一天,晚上把她送回双井和爷爷同住的家里,我没有回望京借住的幼儿园,而是在劲松的麦当劳的椅子上躺了一晚上。25日早上天还没亮,我就来到楼下等她,楼上下来一位老人,手里拿一个长棍子,过了一会儿知道那是爷爷拿的剑,爷爷在院子里晨练,我和京梅走的时候打了一个招呼。

接下来是2012年1月1日,还在四处找工作的我,备了礼物来见爷爷奶奶。爷爷是首钢轧辊厂的人事科长退休下来的,谈话的时候我非常留意那一代人的思维方式,以留下一个好印象,我知道他的意见比在衡水老家的准岳父的意见更重要。

2012年,京梅怀孕了,爷爷主动提出来,他和奶奶回衡水老家,把北京的房子留给我们住。我们在衡水买了房子作为交换,后来因为交房晚了两年,爷爷直到2015年10月才住进去,他只在新房子过了一个年,这让我觉得对不住他老人家。

李焕改老师好象是从二年级开始教我的,教了我三年,我总觉的我的小学的日子都在那三年里面。学前班是同村的两位代课老师教的,一年级大部分时间跟着家对门的宪台爷爷上。李老师的名字可能是后来改了字,本意一定是“换改”一个男娃的意思。李老师比我的父母年长一些,待我很好,那几年我也一直是三十个人的班上的前两三名,大概因为更贪玩一些,总是输给经常一起做作业的张艳华,她现在在衡水一所学校当老师。上课的情景不记得了,只记得一下课就跑到院子里玩,似乎每次都是我带头换着玩新游戏。到了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校长带着老师们去镇上的中心校开会,交代我敲上下课的钟,我是学校里不多的常戴手表的学生。可是玩起来就忘了,全校的同学几乎玩了一整天,直到有同学从院墙上的洞里发现老师们已经骑车子回来了,我才紧急敲钟,把两百多人赶回教室。

我没有李老师的照片,最后那次见她,她退休没几年,很老的样子,跟村里的老太太没有什么两样了,我感到一点难过。我的女儿三岁了,想一想她以后上学择校的事情,我就越发想念在农村小学的感觉,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她,因为遇到一位好老师,真的很幸运。

About

Leave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