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张的2016

停博一年,幸好没有停bo,不过这一年也真是紧张的很,一紧张就把博客攒了好多年的附件全部清空了。

2015年底的时候,状态有点像五年前,在武汉,已经动了离开武汉的念头,恰好遇到了tricia,这个神奇的人让我在武汉又多留了几个月,这几个月经历是北京这几年的一个基础。五年之后,尽管没有什么规划,也是觉得生活又告一段落,该有个改变了。

恰好接到一个电话,大数据这个概念方兴未艾的时候我已经听过厚数据的概念,可是厚数据毕竟没有火起来,而大数据还在火热的创业泛滥阶段,既然又这么个机会,我就一个周末都没耽误,从周五到周一,直接换了个地方上班,告别了大师兄,告别了中少社的美妈编辑同事们。

直到我离开大数据公司的时候,回头做了个总结,8个月的时间,我发了2000多封邮件,估计至少占到这些年累计发送量的99%,尽管邮件发出去未必有理想的效果,不过对自己来说,每一次发送都是从思考到实践的过程,不得不感谢这么一段经历,验证了从一个类事业单位出来,脑子也依然没有废掉,我依然是想法很多,动作很快的我。

2016过去了三个季度,很匆忙,又有点无序,借用一位离职同事的理由,我还是没找到自己心的归宿。于是,我开始了在编辑邦的日子。

About

Leave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