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景剧:如果这都不算爱

010053

2003年由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三班推出,演员:刘全芷、周睿、郭畅、何博。翻出来怀旧下,我可是几乎所有场次的热心观众啊。

第一幕:

人物:何博、刘全芷

场景:开幕。雷雨音效,中排灯。博持酒瓶坐于台中,右前台倒置一把伞。

博:108,第108次,惨遭拒绝。全芷,你告诉我,我要怎样做才能牵你的手。(猛灌一口,看着酒瓶)为什么我要对一个不可能答应我的人念念不忘?!(灌)

芷:(湿着头发左上)何博

博:(慢慢站起)全芷?你怎么来了。(忙把酒瓶藏在椅子后面)哦,快坐快坐,(扶伞)我……

芷:我答应你。

博:啊?答应,什么

芷:你以前说过的,牵我的手,对我好的事情,还算数吗?

博:(惊喜地)算!你肯答应我吗?

芷:(脸转向观众,头微低,抚摸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深叹一口气)嗯

芷:(芷向后一缩)外面下雨了,我没有伞,你送我回去

博:哦哦(忙拿伞)走吧。(转场)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已经答应我了,而且这么巧是今天。5月16(22、25、29、31)号(6月1号),我们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就是去年5月25号。[全芷一惊,停住]

芷:5月25号?这么巧?

博:是巧,你还记得那天吗?

[芷漫不经心,又去抚摸戒指]

博:(自嘲的)嗨,你怎么会记得呢?

芷:我记得[《花样年华》]

[熄灯,博左下]

 

第二幕:

人物:何博、全芷、郭畅、男同学

场景:全灯。全芷独自站在台中,不时抬手表看看。何博左上

男:(画外)何博,呆会儿有比赛,你快点过来

博:(向幕后)知道了!(撞上了芷)对不起对不起

芷:没关系

博:(看着全芷愣了)[乐起《When a man love a woman》17’]对,对不起

芷:(奇怪的,笑)不是说没关系吗?(转过头去)

博:对不起

芷:(更奇怪)真的没关系

男:(左上)比赛快开始了,快点!(把博拉走,博退着走,)

畅:(右上)全芷,等很久啦?

芷:没有啊,走吧。去哪儿玩?

[畅不动,把手背后]

芷:干嘛,拿得什么啊?什么啊?

(畅不语,手背在后面)

芷:什么呀,这是什么呀?(抢过来)

芷:戒指?好漂亮的一对戒指。

畅:你一个,我一个,我帮你戴上。

芷:等一下。(对观众)记着,今天是5月25号,郭畅小姐送给我,刘全芷一对戒指![芷拉畅畅向后,畅愕然,芷牵畅的手向前台走哼《婚礼进行曲》,畅明白了,跟着哼,畅给芷戴戒指]

[配乐《花样年华》,芷给畅戴戒指]

芷:(抚摸畅头发)畅畅,咱们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畅重重点头,熄灯。畅左下,芷右下][全灯,乐声渐小]

博:(左上)我经过多方查证,历时二又四分之三月,终于,那天邂逅的女孩的全部资料都已在我手中。(拿着一个本子读)刘全芷,女,信管院零三级信管三班。追她的男生千军万马,她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这女生不好追,也说明我是有机会的!(翻本子)可是她除了跟一个叫郭畅的女生关系较好之外,在其他女生中人缘好象不太好,这说明了什么呢?嗯!长得漂亮引人嫉妒,肯定是这样。(合上本子)好了好了,无论如何,我这次可是真心真意的,而且志在必得![配乐《军歌》6’](正步左下)

[畅哭着左上,芷右上]

芷:怎么啦,谁惹我们畅畅啦。

畅:(擦泪)

芷:怎么啦?是不是她们,又说什么了?

畅:(假装听不懂)她们?谁是她们啊?

芷:寝室的那些人呗,一定是她们。又说什么难听话了?

畅:你说我们这样,真的错了吗?

芷:傻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管她们,只要我们在一起开心就好……

畅:你开心吗?每天听这些冷嘲热讽,谁开心的起来?

芷:她们只是不懂,不懂这样的爱情

畅:就是因为她们不懂我们啊,口水也可以淹死人的。不是说变态就是说恶心,什么伤人的话都有,我快淹死了!

芷:我是你的救生衣啊。(扳畅的肩)看着我畅畅,我们要有勇气应对所有的人,也许要应对整个世界。我知道口水可以淹死人,所以我们要努力争取所有人的理解和祝福啊。

畅:不可能做到的,全芷,我们分手吧

芷:分手?分手?我知道难,可是我们必须要做,也一定可以做到。畅畅,答应我,不要动不动说分手。你看着我,告诉我,你不怕。

畅:(郑重的)嗯,我不怕。

芷:还有,以后再也不许怀疑我们的感情。我们没有错。爱是不会错的!

畅:嗯!

芷:好了,我去推车,你在这儿等着

畅:嗯。(看芷左下)[面灯,配乐,钢琴《独角戏》40’~1.47’]我都不知道我们这算是畸恋还是爱情,这算不算爱?

芷:(至左前台)这都不算爱吗?为什么我们之间不能有爱情?

畅:每一步,我们都走得那么艰辛。

芷:原因只是我们和大多数人不同。

畅:每次流言蜚语铺天盖地的袭来,她都拉起我的手,给我坚持的力气。

芷:但其实每次流言蜚语铺天盖地的袭来,几乎吞没了我所有的坚持。

畅:所以,我还是越来越无助,越来越恐慌,我活得风雨交加,很痛!

芷:我只想站在她的面前,给她挡所有的风雨。可我自己也逐渐遍体鳞伤了,怎么为她

挡风?!

 

第三幕:

人物:郭畅、刘全芷、何博、甲(室友)、乙(老师)、丙(全芷妈)

场景:全灯。床在台中,芷在前台接电话。

芷:喂,爸

爸:(画外)全芷,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可怜可怜你妈好不好?她现在在医院躺着呢!

芷:爸……

爸:你非要逼死我们不可啊!算爸求你了还不行吗?回——头——吧!!!(话筒掉在地上)(全芷跪地,喃呢:“爸,爸……”)

[熄灯][后排灯。全芷丛台中的床上下来。配乐《再见萤火虫》到20’重复。芷说不出话]

博:(左)跟我走吧

丙:(右)什么畅不畅的,不许你再见她!

乙:(左)败坏校风!快分手

甲:(右)我怎么跟你一个寝室,倒了八辈子霉了我!

(全芷挣扎)

丙:为妈妈想想,这,太丢人了!

博:哼!你可真会浪费我的感情啊!

乙:快分手吧!

甲:快分手吧

甲乙丙:快分手吧,快分手吧……

[芷捂耳朵,想找出口。四人把芷包围]

[畅畅在右前台背台哭,四人全停,芷吓得跌倒。畅畅转回来面台,开面灯,脸血红。]

[这时甲乙丙博一起砍芷,全芷连滚带爬地逃,救命喊不出,其他人一步一步地追。

全芷去拉畅,畅转头,芷怕,转身逃,拨开众人,绊倒在地,坐在地上往后退,其他人一步步逼过来,冷笑,一起举起凶器,,伴随全芷一声惨叫突然熄灯,乐停]

[全灯,芷坐在床上]

芷:是梦,是梦……

[手机铃响,把芷吓一跳,忙接电话]

芷:喂

畅:(画外)全芷,你怎么一天都不接我电话?……

[芷把电话挂了,慢慢左下]

 

第四幕:

人物:全芷、郭畅、何博

场景:中排灯。芷、博共伞右出,畅没打伞左出,畅、芷湿。配乐《擦身而过》从头

芷、畅擦身而过,不同时地回头看彼此,但没有语言

在舞台两边定格

画外音:在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的古希腊,同性恋不仅是精英主义,同时也是军事文化的基础之一。可是全芷不是生活在那个时代,她选择跟随便跟某个男生在一起来保护自己真正的恋人和她已经不堪一击的自己。

 

About

Leave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