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从业者的自我定位

作为一个不知不觉已经在出版社待了五年的信息技术工作者,我从2008年开始招募实习生整理数字资源,花了一年的时间整理出一个相对完整的电子资源存储和相应的归档规则,同时在出版社ERP实施中,试图加入数字资产管理,我从信息管理进入了数字出版这个领域。IMGP1633

身在一家以儿童音像产品为主的出版社,不可能不对儿童这个主题感兴趣,逐渐认识到儿童阅读这个更加广阔的领域。从2009年开始,儿童绘本馆、儿童阅读推广这些新鲜的概念让我兴奋了很久,也因此结识了不少业内的专业人士,最终,我确信我的专长是在这个以各种教育理念为核心的圈子里发挥自己的技术特长,做一个儿童数字出版人。

从互联网转向出版,是因为当初觉得互联网装着太多的空虚的概念,动辄百兆的代码会因为各种对于程序员无法理解的方式成为垃圾。

身在出版再看互联网,时刻在提醒自己,如果数字出版技术的应用跟不上互联网的发展,则无论什么数字出版品都会是没有读者的垃圾。只是幸好有个谁也感到无奈的人在为这一切买单,让甘于堕落的人继续沉沦,也让明白这一切终将颠覆的年轻人心存畏惧,奋力前行。

就我对一些数字出版项目的了解,有一些明显的特征可以这样来表述一下:

要么是用拙劣的数字化技术不分三七二十一地悉数数字化,美其名曰大平台;

要么是掩耳盗铃式地以为出版社的招牌可以让写手们如在他们画的圈子里和愿意付钱的读者们自娱自乐而让出版社捡钱。

这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数字出版归根结底是服务于作者,并让读者付费来享受这种努力的成果。而出版社的数字出版业者是远远还未到直接面对作者的地步,而读者也不是招之即来的。一定要像当年回复读者来信那样虔诚地对待读者,把每一个争取到的项目尽力做到一流的水平,让自己的价值当得上开放市场上的价值。

我不断地扮演程序员、前端、产品经理和培训师的角色,试图说服曾经做出版的去理解产品的趣味,试图引导搞技术的也关心一下阅读是如何满足精神需求的,还要抓住未经世事的新人来培养为愿意在数字出版圈把技术作出层次的人。

我的努力才刚刚开始。


About

Leave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