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之缘

数字出版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培养目标比较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版(文学学士): 本专业培养拥有广博的文化与科学知识,具备系统的出版学理论素养与信息技术实践技能,能在互联网出版,数字内容生产、发行与管理,新闻传播,文化教育部门从事数字内容产品策划、编辑、发行与营销管理、技术开发与维护以及教学与科研工作的复合型高级专门人才。

数字市场架构图

伦敦地铁今天是150岁的哈勒姆互联网的庆祝方式创造我们自己的数字营销管地图。 哈勒姆互联网的数字化营销的地铁地图显示了网络营销的复杂性,并以图形方式表示站作为个人活动的需要,以便为您的网上活动被认为是一个成功的平台,并停止。

近期微博关键词

对照下面博客的标签云还是挺有意思的

照相机

2004年到2006年间还用过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的尼康相机和索尼DV,具体型号不记得,就不贴了。 只讲一个小故事:2009年买了km之后,带着它回老家赶集,镇上的人们对这小小的单反竟然依然有惊奇,大概他们以为除了镇上提供婚纱摄影的就只有记者会用这东西了,而记者到镇上来恐怕就没发生什么好事了。待到我拿着它随父亲一起到派出所办理户口时,那警员同志更是万分紧张的注意着km,仿佛它就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后来我又去了初中母校,门卫追过来阻拦我拍照,直到在学校当老师的表哥赶来解围,他们是怕记者或者假记者拍了照片讹钱。 再说一点小感受: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信息空间,任何一个新的物件都会让他们感到恐惧,因为从小时候起,那个封闭的空间就扼杀了他们对新事物的好奇和尝试的胆量。至今我能在网上找到的比较完整的记录镇上集市的照片还是我用这个km拍的。我希望哪天照相馆的摄影师走出来随便拍点生活。让更多人们觉得相机并不可怕,让人们觉得摄影跟吃饭没什么区别。  

我如何与keyboard结缘

1996年,我拥有了我的第一台keyboard设备, 550元:小霸王学习机,我用它学习Basic编程和 认知码输入法; 1999年,我在初中计算机室学习了一个月的DOS 和五笔输入法; 2001年,我尝试在网吧上网寻找EMS给可能在北 京的暗恋女生寄一束花; 2003年6月,我在父亲的陪同下上网(第一次真正 上网)选择我的大学; 2003年9月,进入武汉大学,那才是我互联网时代 的开始,我已经忘记了五笔输入法,开始使用拼 音输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