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看不懂的“暴力执法”

法律是靠国家暴力来维护的,也就是说法律和暴力是从来不分家的,真正的执法都是暴力执法,否则法即不为法了。 现在流行的“暴力执法”应该是暴力违法而已,至少是涉嫌暴力违法。不要以为警察和城管就是法,他们暴力了就是暴力执法,凭什么就不是暴力违法呢?对比美国交警动不动就枪击不配合的老太太的情况,我们的执法者凭什么不能暴力一些呢?也许关键在于他们涉嫌违法了!

建议国家审计署对“绿坝”相关单位展开审计

据目前了解的情况,郑州金惠公司油水太肥,产品太差,强烈建议国家审计署对其项目进行审计,毕竟他们搞的都是政府掏钱的项目,拿的是国库的钱。 有问题的话交检察院提起公诉,估计能判个商业诈骗或者危害国家安全罪啥的。 不过,我越来越没信心了,这咋活下去啊,根都是坏的,怎么指望他能长好呢?!

严查房地产商虚假按揭的商业欺诈行为

有一个抓一个,打入死牢,老百姓的春天就要来了 新闻链接:http://news.qq.com/a/20090601/000107.htm

纪念韩德培先生

这标题我没资格写。 不过既然从武大出来,总也是受了韩德培先生精神的感召的。 先生辞世,人之常,对中国学术界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自新的机会,就像《团长》一样,其热播带来了人们对当年抗战老兵的关注。相信,中国的传记电影很快就会兴盛起来,人们需要了解他们,需要更深刻的景仰他们,以此形式来纪念。

该干嘛干嘛之干部无权扫大街

安徽蚌埠争创文明城市 四千干部冒雨扫马路 干部们扫大街没啥,关键是日子不对,2009年5月20日,并非法定休假日,干部们应该老老实实呆在办公室办公,你出来扫大街经过人民同意了吗? 所以说该干嘛干嘛,不能拿着国家的钱,也就是人民的钱,想干嘛就干嘛,吃喝嫖赌不行,扫大街同样不行,除非你转行做清洁员了。

武汉大学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门口的老者

2009年5月17日,下午,经过武汉大学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这里门庭冷落,大门已经锈迹斑斑,门口一老者蹲坐,面前放一个一次性塑料碗。 我很惊异常见的乞者为什么坐在这里,上面的文字让我感到也许他有话要说,但门关着,没有人会听。 我想走上去探问,但深知自己也是一个受困者,帮不了他什么。我只能在网上瞎写一点文字。 回来的公交车上,我想找一个小同学,也许我们可以一起来做这件事,在这个少人理会的门上贴一个告示,我们愿做“倾听者”,然后把内容照搬到网上。也许这也是一个有意义的事。 如果您下周还在,我一定会来!

谭卓之死并不偶然

今天从武汉大学回来,坐的是优秀的317路公交车,车行到亚贸路口时停住了,因为有人从内侧斜插上来,声称公交车擦了他的本田,要公交车司机赔钱。嚷嚷着叫警察,警察来得挺快,估计正在对面的陆总医院执勤吧。其实傻子也知道是谁的过错,警察一眼就看明白了,把两个司机拉到一边,问情况,然后说你们自己商量吧,并不直接认定责任。 公交车司机知道警察怕本田男纠缠,一肚子委屈,幸好紧邻着317的站点不远,还有317的人在,本田男也心里明白错在自己,就这么散了。 可见一个本田就能这么嚣张,何况人家跑车一族呢! 可见这么一个小事故,甚至没事故,执勤警察都不敢判定,何况当街死了一个小人物呢! 欺实马在杭州出现了,很快武汉也会有,你没听到半夜狂飙的马达声吗?

鼓吹废除死刑之刘仁文的新举动:2008特赦

  他一直致力于在中国废除死刑,他始终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国庆50周年他提议“特赦”(关于在国庆50周年对部分确已悔改的犯罪分子实行特赦的建议),奥运来了,他又提出“特赦”(关于在2008年对部分确已悔改的犯罪分子实行特赦的建议),我用鼓吹并非贬义,只是想不出什么别的词来形容。 想听听大家的看法,我个人觉得奥运似乎没有这么隆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