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生活

资料:武汉大学03信三班刊

THESEASONOFCLASS3

旧文:外行看京剧《膏药章》

虽说上了几堂戏曲鉴赏课,说起京剧来仍然是个外行。既然是个外行就不必装作内行的样子。我主要在以下几点发表意见: 一、现代技法的运用 有的人认为现代技法的运用影响了戏曲的本质特征的发挥,这种说法固然有它的道理。但是以一种发展的眼光来看,是有些问题的。对于已成经典的我们的老戏,我们不要轻易自作聪明的去改动什么,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戏曲的受众的欣赏层次也会相应的发生变化,艺术应该是因人因社会而变的,任何艺术都没有办法锁定一种社会状态,不求发展就必然被社会淘汰,被时人淡忘和抛弃。在现有条件下,适当的巧妙地运用高科技的灯光音响效果会增强作品的表现力,如果说这种技术的运用使观众产生反感,这并不是技术的错,只是我们没有运用好而已。正如水袖舞不好不是水袖的错而是演员的功底欠佳。

我浪费了——我行贿了

我浪费了:我初中时候有一次点了一份饺子,老板认识,给多了,我没吃完也没打包。从那以后从不剩东西了,一个饭粒也不剩。 我行贿了:到目前为止还未直接行贿,这也是我老逃避的原因,难免有些事是丢给亲人或者朋友去办的,还是在这里记录一下。 印度网站:http://www.ipaidabribe.com/

茶馆与大学生成长

我自认为大学期间观览算是丰富,听了许多的讲座,掺和了众多的社团,但是今天看来,这些师弟师妹们将是更加幸福的。 昨晚参加了TeaTalk,十几个同学,大部分是在校生,大概是第九期,预定的主题是:幸福。 最后轮流谈收获,我正好中途给家里打完电话,顺便就讲了电话里的事:我策动老爸在家里开设一个农民书屋,老爸准备用两间东配房,重新吊一下顶,墙面刷白,我说有人会提供书和书架……只需要一个人很热心做这件事的人。 我感觉到同学们在一番畅谈之后看到有一些事情可以做是很让他们感到兴奋的,这大概就是思想与行动的一致性。首先能有这样的成系列的沙龙就已经体现了这代大学生的思想高度,再看到他们身上随时准备迸发的激情就更加让人感受到希望的实在! 幸福,就是这样一种实在!你关心幸福,你就已经在幸福了;你安心幸福,就有机会想让他人幸福了。

我的九百天独裁

故事背景:在高中当班长算不上一个很特别的经历,到了大学你会发现同学们差不多都当过班长。但是我依然认为我的班长经历是有很多意味的,比如我曾经发表过独裁演讲,这篇博客就来陈述那段历史,两年半,也就是不超过九百天的独裁。 独裁上位:我的高中在河北,地方上也算是一个名校,号称第四监狱。高一半年之后文理分班,重新分班之后我选择了理科,分在五班,005。班主任姓赵,第一次班会让大家弄个纸条字写上自己想做什么职务,然后统计确定临时班委会,临时班委会执政一个月之后进行竞选,确定一个学期的正式班委会。我无耻的填了两个志愿,第一个是班长,第二个是高中第一个学期当过的数学课代表。结果,全班只有我一个填了班长,于是我当选了。

从理想到现实的距离有多远:落莲的彼岸花园咖啡店诞生记

推开门第一次见她,着实一付陌生的面孔,我真的有这样的师妹吗?一脸的兴奋,又掩藏不住仓促筹备开店的疲惫,从过了年选址,装修,布置,宣传,几乎都是这样一个小女子独力所为,让我不禁心生佩服。 彼岸虽小,名声却已经有了,连德芭的老大都对它有印象。我想,之前所写的武大文化地图又该添一处经典之笔,眼看着十几个各具特色的小格局的涌现,我自己内心的那种冲动不断加强。 彼岸从《第36个故事》开始,阿莲从海上归来武汉,咖啡店坐落在街道口一个不临街的居民楼的四层,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新奇。看着店内简单的装饰,我不仅有些担忧;听阿莲讲开店的故事,又果断的相信她一定会成功。 我曾经讲它:有咖啡也有烘焙,有好书也有音乐,有电影也有三国杀,有小暧昧也有朋友们的嘻嘻哈哈。 现在,彼岸花园变得更加简单了,这种简单让它更美。我去的时候,有咖啡、有饼干、有陌生或熟悉的校友,也可以看看自己的书,比如《追风筝的人》和《民国女人》。总之,是一种自由。 我唯一还不能接受的是她的图书漂流站,尽管一直有朋友捐书。 彼岸是2011年3月10日开张的,开张的时候,像电影里一样,很多很多朋友都送了礼物,我一直没有什么表示,天气逐渐热了,我想起自己那个闲置的飞利浦果汁机,于是心生歹念,作为礼物送到彼岸,以后新鲜果汁就有阿莲供应了,而我也只需要骑上电动车,穿过武汉理工,十分钟就可以享用。 其实现在彼岸花园最受欢迎的是DIY小饼干,而我喜欢的原因是因为很多女生喜欢。呵呵,你懂的! 最后还是要扣题,从理想到现实的距离其实没多远,可以是你走到彼岸的两三公里,也或许是你打定主意来看一看的一瞬间。 彼岸花园的QQ群:41332254 彼岸花园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bianhuanyuan 彼岸花园的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otherland/

Ethan Gutmann: Who Lost China’s Internet?

It’s not easy being the father of the Chinese Internet. Children are running by, boats are paddling, the smell of roast lamb fills the air, and Michael Robinson, a young American computer engineer, sits rigidly, facing an empty cafe on the shore of Qinghai Lake, speaking in a low voice of the crackdown. “What is

恋爱·互联网·电影·买房·结婚

图片赏析

要想知道这两个图分别是什么,请用百度搜图,难得推荐一下他这个功能,图像相似度对比还可以用来找失踪的孩子,尤其是于建嵘老师他们一干人等发起的街拍行乞儿童的行动起来之后。 PS:有人说这是新中国抄袭的起源。

武昌火车站提前进站攻略

适用范围:武昌火车站始发且停靠1站台的列车车次; 攻略详情:检票进站后奔左手边楼梯上二楼,看右前方跨过挡栏有个很大的安全通道,自己打开挡栏的门(从下面的缝隙可以伸手指拨开插销),通过该安全通道下楼即进入1站台; 使用安全:此法花了十块钱从一楼候车厅无任何证件兜售提前进站资格的贩子处学来,不能保证该方法符合车站规定,不能保障您的使用安全,请不要随意模仿。 补充说明:提前进站对于东西多的朋友兴许有用,可以给行李找个足够大的位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