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

如何将内容产品转化为内容服务

以红袋鼠语音玩具为例,售价三五百元,标的物为一个会说话的玩偶,赠送的部分是定期的内容更新,这是一个典型的内容型产品。如果转化为内容服务,则是一系列持续更新的主题内容,可以用官方出售的玩偶播放,玩偶卖一两百,会员有更新资源的资格,会员费每年两三百。

数字出版流程一例:市场->开发->前端->产品->销售

之前我讲过一个流程,不过在张金老师的提点下,我又总结出这样一个流程:市场->开发->前端->产品->销售。接下来讲一下为什么会是这样。

数字出版产品规划的两个层面

数字出版的产品规划分为两个层面,一是资源层面,因为各个出版社的资源情况差异很大,由此直接导致其产品面向的差异也很大,另一个是运营主体。

数字出版如何与互联网行业接轨

这个标题写的很大,其实落实起来就是在一个小小的项目上。我就从一个用户中心的新版确立的过程讲起。

科学出版从数据库产品向嵌入式数据/知识服务发展

数据库型的数字出版是被动式服务,而虽然信息化越来越复杂,信息系统越来越多的时候,信息孤岛这个显得已经古旧的概念其实依然问题严重,而通过openAPI来提供数字服务才是正道,即有利于服务的集中化管理和部署,也有利于客户去应用。

数字出版从业者的自我定位

作为一个不知不觉已经在出版社待了五年的信息技术工作者,我从2008年开始招募实习生整理数字资源,花了一年的时间整理出一个相对完整的电子资源存储和相应的归档规则,同时在出版社ERP实施中,试图加入数字资产管理,我从信息管理进入了数字出版这个领域。

电子书与UGC模式如何融合

加入了妈妈群或者绘本群的朋友很容易发现,家长们各行各业的奇才都有,作为爱好,他们会把自己的搜集的好故事,好资源拿出来分享,也会自己再创作一些优秀的内容,比如土豆网上就可以找到很多妈妈爸爸录制的讲故事音视频,现在工程师爸爸也抓住机会,开始支持这样的在线创作和分享。

为揭竿而起的小华德福们

华德福教育,作为一个崭新的幼儿教育体系,在中国已经遍地开花了,但是一个不容乐观的情况是这个花开的未必多么美好,反而很多变成了揭竿而起的农民起义,最后未必能走上科学、民主的正途。 究其原因,根本是因为除了成都的华德福学校拥有相对完整的教学体系和师资队伍,其他的多数华德福小学和幼儿园是由孩子的爸爸妈妈因对当地教育服务的极度失望而亲自操刀做起来的。他们往往没有经历过正规的师范教育,缺乏足够的理论培养和系统训练,脑子中空有一些理想化的概念,而无法把这些理念在具体的教学活动设计中体现出来。 如果借助目前比较流行的开放式课程理念,由那些先行的精英们把成熟的课程整理成课程资源包,详细介绍课程目标、课程设计、教具使用、教学反馈等环节,并通过合适的渠道传播到“赤脚幼师”们(也包括北京那些无证经营的黑幼儿园的从业者)那里,切实为他们提供一些支持,营造一个可以提升职业技能的通道,那将是一个无限美好的事业。

Protected: 关爱儿童公益搜索大赛策划方案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当当网儿童音乐(音像)产品分布2010

参考:当当网儿童音乐(音像)产品分布2009 分析对象:当当》儿童音乐 1. 产品数量的数据采集于2010年8月25日 2. 2010年上半年热销产品(儿童音乐)数据来自于当当榜 我的定义:供求系数=该子分类品种数/(该子分类Top100品种数×总品种数/100) 我认为供求系数表达了消费者在该分类的选择余地的大小,在分类设置相对均匀时能够反映消费者的时尚特征,同期比较可以反映市场的跟进状况。 以下是当当儿童音乐各子分类产品数量分图: 与2009年的数据相比: 结合去年的分析,故事寓言类和中文童谣儿歌类产品热销,而品种偏少,出版方积极做出回应,2009年到2010年度这两个分类的品种数得到了相应的增加,而且幅度吻合,说明2009年的分析是正确的。 以下是2010年的图: 这里面热销品种数依然是折算到5477个上去。其中故事语言类2009年供求系数是695/1500=0.46,2010年的供求系数是1006/2246=0.45。情况似乎没有什么缓解。 再看看2009和2010的热销绝对数的对比(各自的TOP100): 胎教音乐类、婴幼儿、少儿歌曲减少的比较明显; 中文童谣/儿歌、故事/寓言、儿童古典有所增加,不甚明显。 同时,按总的品种数,各个分类都在增加,说明儿童音像市场仍然在成长,但从具体分布上有所增减。 接下来我把2009年和2010年的供求系数做了一个比较: 相对来说,供求系数增大可以理解为消费者选择余地增加,供求系数减小则相反。由此判断,则可以在供求系数减小的分类上增加同质化产品,满足消费者的选择欲望,在供求系数基数小的分类上开发具有创新特点的产品,满足消费者的潜在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