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动笔

给这样一种生活

腊月二十七上午到家,正月初五下午离家,这中间的几天的主要活动就是一天吃三顿饭,主要的不活动就是睡觉。 扫过一次院子,提了五桶水,洗了三次脚,烧了一盘虾,陪爷爷看了半部《包青天》…… 做饭的主力是娘,妹妹打了不少帮手。 其实,爸爸和娘也都是辛苦了一年的,我回到家里自顾自的休息着,享用着。 算起来,工作四年了,要说起色,也只是看到了一点点转瞬即灭的曙光,比起挣钱的本事,还远远不如初中不毕业的同村小伙伴。 要怎么给这样一种生活?我问自己。

圣米迦勒堂

2010年12月18日摄于武昌复兴路

芬儿要回家了

芬儿是个好女孩儿。 芬儿的姑妈把她从四川老家接到武汉来上学,希望能给她更好的教育环境,但是这个尝试显然是失败的,就像我小时候在农村念书也未必希望一下子跑到城里去,不能爬树、不能捉虫吓唬小女生、不能和同学们打架…… 芬儿个子不高,已经上初中了,她说她在学校说普通话,在家里说四川话,跟我说话的时候说四川话,我竟然听得有点喜欢了。 芬儿爱看着你不说话,傻傻的笑,有点像我上大学时在武大的变形金刚遇见的那只可爱的小狗。 芬儿要回家了,芬儿在武汉看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海蒂的天空》,这也是我给她看而自己能记住书名的唯一一本。 我让芬儿给我写信,我说写信可以好好给我讲她的故事。

北京商汤伊尹餐饮策划管理机构网站

折腾了不少时间,终于出炉了! 小小纪念一下,保存几个页面看看。 源码:Wordpress 设计:CICI 网址:www.yiyinmeishi.com

没有保证书的世界

没有保证书的世界; 《保证书的世界》; 没有《保证书的世界》; 没有保证书的世界! 请结合早几天的写真图理解本文:http://sincebirth.cn/?p=2648

理由

8、9号请假两天,理由:帮家里收秋 把中耳炎记成了阑尾炎,理由:(我也不知道)

我的父亲和母亲

天安门前留个影是那几代人的愿望 上半年去北京送妹妹上班时的照片,这是父亲第二次去北京,距上一次至少二十年了。 除此之外,父亲最远就是送我到武汉上大学,回去的时候我只买了一盒泡面一根小火腿给他带。 这次国庆节回家,妹妹一再叮嘱我要把照片洗出来带回去。 父亲是个很活跃的人,当然,身在农村,这个活跃很多体现在勤劳上。 我在家里叫父亲为“爸爸”,叫母亲为“娘”。我娘去过天津。而我去过上海,我的妹妹目前正在成都。 我还没有好好想过以后的生活,我只是一点点往前挨。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像善待我的朋友们那样善待他们,我得跟他们在一起。

娜娜的玫瑰战争

买这个碟子只是看中了是个喜剧,需要多一些欢乐来填充我的生活。 晚上约了夏和佳一起吃饭,去的是上次请还我钱包的师傅的馆子,还吃那个牛肉。 然后去317看电影,就选了娜娜的玫瑰战争。一路看下来少不了笑声,竟也有机会感动。 看到那些农民工的孩子,我想到自己的幸福和幸运,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可以让自己快乐,也可以让别人快乐。 暑假那会儿刚买山地车,骑到一个工地上去,孩子们放了暑假来和父母团聚,我想我可以给他们放电影。 如果我做了就好了!

快乐的中秋节

小芬儿那孩子真是可爱,尤其那一笑,看的出她是真的非常重视。 虽然没能回家和爷爷、爸爸和娘,还有妹妹团聚,但也一样跟不拿我当外人的一家子把这一天过了。上次在别人家过节是2001年正月十五大概,初中英语老师王老师家里,他儿子现已经去中南大学读书了。 也许我还要在武汉多待几年,当回武大读书的话题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我不能再犹豫了。

我是新知青吗?

想打道回家,没农村户口 越来越多“蚁居”在城市的农村大学生,处境尴尬,成为一代“新知青” 随着农村福利水涨船高,“新知青”们弃城回村,也同样遭遇了困难 专家称,“新知青”返乡是因其利益被忽略,建议郑州公租房政策也考虑到这些人的需求。新闻链接点这里 看样子,我又有一个新的称谓了,和我的初中政治老师一样,成了知青,是知识青年的简称,之所谓称为知识青年,即是强调有知识,但无智商,只知道卖命,不知道挣钱。 其实留城里,花几千也能搞到一个武汉户口,回乡里,给派出所的同志放两千也能办成,只要愿意做点违法的事,就可以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只是,我以为我愿意做一个守法的公民,我觉得中华人民共和国还在,那个宪法我还认。守法不幸福就是最大的悲哀。 我目前只有一个问题,如果是孤身一人,我目前的状态非常好,好的让很多人想不通。可惜的是我不是一个人,我有父母,我还需要一个相依为命的老婆。 我是乡下上城里的知青,找不到城里的姑娘做老婆,呵呵。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