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早间一小时

今天是2017年7月7日,作为生活在宛平城地区的一个普通公民,除了出门有些堵车,没有别的异样。从早上睁眼看到明媚的阳光就觉得今天应该是个不错的日子,经历了昨天大半天的雨,北京,很稀罕地看到了干干净净的天。 沾了老婆要去给女儿到新的幼儿园交体检材料的光,可以晚起一点,但其实醒的挺早,还梦见又一起出去旅行了,跟老婆说,她说她也梦到我们一起去了武汉。吃了老妈做的面疙瘩汤,女儿也醒了,在床上醒盹,我哄她有个大蚊子来咬她,立马随我一起坐将起来,问我是不是蚊子有我这么大。 早上八点,我拿上经常被老妈准备好又被我忘带的饭盒,出门,问老婆要不要先送她去幼儿园,老婆说不用,有点早,八点半到那边就行,可以骑摩拜。 坐上驾驶座,习惯性的看了下滴滴,一打开就有一个人邀请,太绕,放弃,片刻,又有一个卢沟桥医院到丽泽桥的,立马接了,发消息商定马上出发,启动。 出了小区,往北走的车有点多,往南去接人倒是通畅。接了人,回转,堵得没那么紧了,沿京港澳上丰北路,接了客户的电话催问产品的事情,又给两个同事打电话问明情况后回复,说话间跟在后面的警车变道到左侧,我下意识把手机放了一放,以示对警察同志的尊重,做在副驾的顺风车乘客之前已经被我提醒系上了安全带,除了对迎面而来的阳光晒得有点舒坦,大概没有别的感觉。 8点40分,就要到右安门桥了,辅路很意外的堵车,索性挪到第二个出口再出去,发现是前方左转堵车,一路靠右行,到路口发现桥下堵死,绿灯也无法西向东直行,北行的车把路口堵严了,不给任何插队的车机会。右转,向南,找路口左转,第一个路口转不过去,直行车堵着路口没有让的意思,再往南,第二、第三、第四,都是如此,直到快到三环,左转成功,可扎进了并走不通的小区,掉头回来,走非机动车道北行,9点,到了单位院里。或许,本应该等在路口,总能过去。 又花了半个小时才搞定代码。 老婆来电要身份证照片,微信上发过去,回复的是暴打表情,很少这样过,而且表情不是CFDA版的,让我看另外一个微信,我找了包里没有手机,心想可能放车上了,又更新了一版程序,下楼去找,车上没有,无奈返回楼上,发现放在同事座位了。打开看,才知道开车出小区的时候老婆骑车在后面一路追。打通电话,材料交了,在去上班的路上,委屈得要哭。 因为这个失误,我得到了五千字总结的机会。我的五千字拖了好几次了,这次趁着重新开博的机会,要落实下来,尽管目前的篇幅不够。

纪念

岳祖父张永昌因胃癌于今年九月初七去世了,距我开车送老人家回衡水才三天的时间。 启蒙老师李焕改近日因车祸去世了,距我从小学毕业快二十年了,尽管是邻村,后来也几乎没有见面,大约只有十几年前一次在赶集时的偶遇。今天早上在小学的微信群里看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实在抑制不住泪水,就像前不久一样。 第一次见岳祖父是在2011年12月25日早上五点多,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24日是和京梅见面(相亲)的第一天,晚上把她送回双井和爷爷同住的家里,我没有回望京借住的幼儿园,而是在劲松的麦当劳的椅子上躺了一晚上。25日早上天还没亮,我就来到楼下等她,楼上下来一位老人,手里拿一个长棍子,过了一会儿知道那是爷爷拿的剑,爷爷在院子里晨练,我和京梅走的时候打了一个招呼。 接下来是2012年1月1日,还在四处找工作的我,备了礼物来见爷爷奶奶。爷爷是首钢轧辊厂的人事科长退休下来的,谈话的时候我非常留意那一代人的思维方式,以留下一个好印象,我知道他的意见比在衡水老家的准岳父的意见更重要。 2012年,京梅怀孕了,爷爷主动提出来,他和奶奶回衡水老家,把北京的房子留给我们住。我们在衡水买了房子作为交换,后来因为交房晚了两年,爷爷直到2015年10月才住进去,他只在新房子过了一个年,这让我觉得对不住他老人家。 李焕改老师好象是从二年级开始教我的,教了我三年,我总觉的我的小学的日子都在那三年里面。学前班是同村的两位代课老师教的,一年级大部分时间跟着家对门的宪台爷爷上。李老师的名字可能是后来改了字,本意一定是“换改”一个男娃的意思。李老师比我的父母年长一些,待我很好,那几年我也一直是三十个人的班上的前两三名,大概因为更贪玩一些,总是输给经常一起做作业的张艳华,她现在在衡水一所学校当老师。上课的情景不记得了,只记得一下课就跑到院子里玩,似乎每次都是我带头换着玩新游戏。到了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校长带着老师们去镇上的中心校开会,交代我敲上下课的钟,我是学校里不多的常戴手表的学生。可是玩起来就忘了,全校的同学几乎玩了一整天,直到有同学从院墙上的洞里发现老师们已经骑车子回来了,我才紧急敲钟,把两百多人赶回教室。 我没有李老师的照片,最后那次见她,她退休没几年,很老的样子,跟村里的老太太没有什么两样了,我感到一点难过。我的女儿三岁了,想一想她以后上学择校的事情,我就越发想念在农村小学的感觉,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她,因为遇到一位好老师,真的很幸运。

玩具电动车4.8v电源改11.1v

因原车配的是4.8v500mAh电池,只能玩十几分钟,所以改装更大的电池,手上很多3s电池,于是加个变压解决。 材料: (1)LED电压计一个 (2)11.1v2000mAh电池一个 (3)变压器一个,2A电流 工具: 电焊铁、线材若干、热溶胶枪、胶带

数字出版北京三年成果汇报

题图是2015年11月25日下午向临时接手工作的三位同事做的总体介绍,还有一些遗漏内容,不过核心的都涉及到了,为的是给他们一个整体印象,设计到具体事项的时候不至于不知所以。 总体来说,这三年多我的角色:程序员、前端工程师、简单美工、产品经理、IT设备管理、产品经理培训、前端培训、程序员培训、架构师、数据库管理、产品运营、售前工程师、售后工程师、搬运工、在线客服、测试工程师、BBS管理员、儿童互动阅读设计选题编辑策划等。 顺便透露下出版社的技术岗工资水平:7K~12K

一个人在北京怎么租房经验分享

对刚来北京工作的校友来说,租一居室当然更加自由,但成本太高,一般无法负担,合租则面临选择合租者的麻烦,即使找到了合适的人,也往往因为其中一方提前离开继而出现转租的问题。 我的办法是租下一套两居或者三居,然后通过Airbnb将剩余房间做短租房。 1. 之所以明确指出是AirBnb而不是其他国内跟风的网站,是基于目前我的亲身体验,只有Airbnb可以信任; 2. 选择一套合适的房子也很重要,即是要做短租房,最好是交通便利,装修得比较干净整洁,可以参考目前airbnb网站上的房源资料; 3. 租来的房子你也是房东,因为在国外一旦租约签订,你的权力是很大的,当然,最好是在合同中预订允许你合租出去,由你负责即可; 4. 对房子的适当改造,比如门锁,我目前使用的是一款密码锁,可以生成一定有效期的密码,花费是一千多元,搬家可以拆下拿走,通用的,另外就是房间的基本布置; 5. 说下收益方面,大致可以比照附近的酒店价格的60%~80%设定,也可以参考装修程度,总体来说,短租的收益在长租的1.5倍左右,也就是说如果租三居,其中两个卧室做短租,差不多就可以分摊掉成本,如果你有心经营,还会有结余; 6. 更多的收益是你会接待形形色色的人物,老外也不少,练英语的好机会,你要是会日语德语意大利语,你的房子会更加抢手。大部分房客不介意你和他多聊一会儿,尤其是分享房间的类型; 7. 安全方面看自己选择,男生相对来说比较好操作,如果是女生可以对房客做一些设定也是没关系的,不喜欢的给出合理理由可以拒绝; 8. 只有一个不太好的地方是,收款使用paypal拿到美金,要想从国内提现要走电汇,还要损失不少手续费,我的钱还是美元呢,看什么时候出国啦。 我的电话18610359982,微信也是,欢迎咨询。再次说明,我不是airbnb的专业推广员,只是愿意分享。 我的房子:https://www.airbnb.com/rooms/6264230

微信朋友圈卖苹果

老爸在家卖苹果卖的辛苦,挺好吃的嘎啦不下货,我就主张装箱拉到北京来试试。从昨晚开始发朋友圈,到今天十点全部卖完。    

Airbnb短租房诞生记

这是一套位于北京二环边上的小公寓,我在这里结婚,生了第一个女儿,因为房子太小,我们不得不搬到了四环外的一套两居,租的。这套房子舍不得长租,因为中国的长租往往对房子破坏相当严重。 Airbnb上外国民宿让我想到应该把这个小公寓做成一个短租房,尽管一定会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管理,但五湖四海而来的房客对一个很宅的ITer来说,是很宝贵的资源,我不忍放弃这个机会。 这是套建筑面积38平米,使用面积25平米的小房子,二十年前的样子和现在几乎一样,我花了五万元积蓄将它彻底翻新。装修工程历时两个月,除了改水改电,我把市政府免费安装的漏风的节能窗户也换了,尽管新的窗户的制作工艺也没好到哪里去,至少比原来敞亮了许多。 房子只在airbnb发布,我相信这个网站能给我带来值得信任的朋友。发布的第二天就有预订,是一对热心公益的小情侣,接下来是一位美国工程师。然后是一位从头到尾没有见面的女士。 (未完待续)

空拍还是航拍?

第一次见到FreeX的时候发现他给自己的定义是空拍机,这个来自台湾的说法还真是有意思,时间久了,琢磨多了,发现空拍比航拍好,甚至可以说空拍是正确的,航拍是误用。 航在字典上解释是行船或飞行,包括水里或是空中的行进,不过结合现代交通工具的发展,比如定速巡航也用于汽车,就到了路上,潜艇在水下可以叫潜航,就不单指水面的船只。不过总体来说,航这个字虽然用了舟字旁,如今已然是泛指交通工具的行进。 那么,FreeX四翼飞行器在空中的拍摄行为,就应该用空拍来定义,而不是具有更广泛含义的航拍。尽管航拍这个词某种程度上隐含了在天空中的意思,但显然不如空拍来得直接和准确。

FreeX空拍作品:飞越卢沟桥

拍摄于卢沟桥,该桥目前所设公园收门票20元,不知道空拍是否算逃票,呵呵。

FreeX空拍作品:冰封大运河

拍摄于运河公园